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稍後本王便去。”說完,便重新往剛纔練箭的地方走去。不過走了幾步,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過來,本王教你射箭。”阮棠心下疑惑,這廝今天是怎麼回事?竟然那麼好興致,要教她教她射箭?阮棠剛纔看他射的時候,就已經蠢蠢欲動了。特彆是他箭箭入靶心,她便有一種感覺,好似她射,也能。她也就猶豫了一會兒,便抬腳跟了上去。待兩人走到剛纔楚穆射箭的那個位置,楚穆便讓南風拿了一副弓箭遞給阮棠。給她的這副弓箭,和他...-

阮棠離開那間房間後,便讓春晗在隔壁房間備了水。

待整個身子泡在熱水中,她才舒服地哼了聲,那些酸脹的感覺也頓時消失。

大約刻鐘後,她才從浴桶裡出來。

春晗拿來棉帕給她擦身,而阮棠也毫不避諱,任由她擺弄。

不得不說,原身除了樣貌出眾,身材肌膚樣樣也都出眾。

身雪肌,白得發光,那肌膚嫩得如柔滑的絲緞。

春晗給她擦身子的時候,都不敢用力,動作都是輕輕柔柔的。

春晗擦著,臉紅了。

她雖服侍了阮棠幾年了,但是每每看到她的身子都會忍不住紅了臉。

實在是阮棠這高挑的身姿,穿上衣服看起來瘦弱,但脫掉衣服卻是非常有料。

即便是女孩子,都會對她這身姿生出憐愛。

特彆是那山峰,高聳又豐盈緊緻,誘人至極。

還有那盈盈握的腰肢,挺翹圓潤的臀部,筆直修長的美腿,處處都精緻無比,令人羨煞。

春晗紅著臉給阮棠穿上衣服,而後把剛纔為了不沾濕隨便盤起的烏髮解了下來,重新給她盤了個朝天近香髻,再插上支簡單的蘭花點綴式樣的梨木髮簪。

阮棠對著銅鏡癡迷了陣自己的容顏,才問春晗:“馬車都備好了吧?”

“都備好了,曉峰和淩青已經在外麵候著了。”

“好,那我們走吧。”阮棠起身就往外走,春晗急忙跟上。

但走了幾步後,春晗忍不住發問:“小姐,那屋裡的寧王怎麼辦?”

“無礙,這處宅院安全著呢,待他醒來後,自會離開。”

隻是不知他醒來後,是不是真的會忘記這香豔的奇遇?

畢竟淩青那藥,她還是第次用。

不過也無礙,即便記得,他也不會知道她是誰。

因為兩人全程,她的麵紗都未曾脫下,他即便是火眼金睛,也不能窺的她全貌。

春晗冇再問什麼了,扶著她的手,起出了院門。

而門外早已經有輛馬車在等候著了。

看到阮棠和春晗出來,本來坐在馭位上的曉峰和淩青都跳了下來,雙手抱拳,恭恭敬敬地朝阮棠作了個揖。

“主子。”兩人異口同聲喊道。

阮棠擺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多禮。

其實她是不習慣這些禮儀,也有讓他們不要這樣,但奈何這朝代的人,尊卑意識太強烈了,糾正不過來,她也就作罷了,由著他們。

春晗扶著阮棠上了馬車,車廂裡寬敞,特地置了張軟塌,阮棠進去,就靠在軟塌上閉上眼睛。

“春晗,我眯瞪會兒,出城後叫醒我。”

“是,小姐。”春晗應著,順手把身旁放著的薄被蓋到阮棠身上。

今晚和那寧王折騰了個多時辰,才堪堪完事,她實在是累慘了。

此刻靠在軟榻上,馬車顛顛簸簸地走了起來,冇會兒她就進入了夢鄉。

她是被春晗叫醒的,外麵已然天光大亮,陽光從車廂視窗處的薄紗中透進來,刺得阮棠忍不住眯了眯眼。

“什麼時辰了?”

“辰時。”

辰時,也就是早上的九點,距離她們從那院裡出來,過去了大概兩三個小時了。

從那處到城門,用不了這麼久,怎麼春晗才叫醒她?

難道出城了?

阮棠帶著疑惑,坐起身來,然後掀開車窗上的薄紗看向外麵。

外麪人頭攢動,叫叫賣聲不斷,明顯還未出城。

阮棠放下窗簾,看向春晗,“怎的這個時辰還未出城?”

春晗眉眼間有些急色,“城門處在盤查,好像是昨晚的事情,寧王在抓人。”

“寧王?他醒了?”

春晗遲疑地點點頭,“應是。”

其實她也不確定,剛剛阮棠還睡著的時候,他們其實已經到了城門不遠處了,但曉峰說城門處有人盤查,還是嚴查。

現在外麵是大陣勢,城門兩邊立了很多官兵,個個都凶神惡煞。

還有立在城牆之上的那抹身影,讓她後脊發涼,她也不敢考究那上麵的人是誰,便趕緊叫醒了阮棠。

阮棠秀眉輕蹙,再次掀開點窗簾,看向城門處。

突然個熟悉的身影闖入了她的眼簾,她趕緊把手中的窗簾放下。

還真的醒了!

看來淩青那藥是失敗了。

那現在她要出城,怕是不易。

要是被他抓到,估計死無葬身之地。

想到昨晚寧王看著她的眼神,要殺人的模樣,她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寧王的手段狠厲,她不是冇有聽過,這次冒險,本來就是存了僥倖心理。

但現在被堵在了門口,逃不了,她又不免有些慌張。

青峰那廝此刻又不在,也不知昨晚得了賞錢去哪鬼混了,不然,隻需讓他帶著她,個移形換影便能出了這鐵桶般的城門。

當下立即決定,“掉頭,現在不宜出城。”

雖然昨晚她戴著麵紗,屋內的燈光也是昏暗,但不能保證她會不會暴露?

“是,主子。”車廂外的曉峰應了聲,很快車子便掉頭,回了城中。

走了段路,曉峰的聲音再次傳來,“主子,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他們這次是臨時來上京,且他主子在京城並無產業,前麵幾天都是住的客棧,但昨晚那客棧便已退房。

“主子,我們是否還是回昨天住的那個客棧?”淩青問道。

坐在車廂裡的阮棠捏著眉心,低著頭在思考,良久了纔出聲,“不能回客棧。”

寧王這麼快就醒了,還直接堵了城門不給她走,想必京城的那些客棧都不安全了,他肯定早就派人在各家客棧盤查了,隻要她出現,馬上就會入了他的甕。

“不回客棧?那我們去哪裡?”春晗也忍不住問道。

“去含香樓。”阮棠想了好會兒,纔想到這個地方。

含香樓是上京城有名的妓院,開在上京城最繁華的地段,每天香客萬數。

她個女兒家住進那裡,估計那寧王怎麼也想不到。

外麵的曉峰和淩青也聽到了阮棠的話,趕著馬車就直奔含香樓。

不到半刻鐘,他們的馬車便在含香樓門前停下。

“曉峰,你去找老鴇開間廂房。”說著,從懷裡拿出張銀票伸出車廂外。

“是,主子。”曉峰接了銀票,便跳下馬車。

冇多久,曉峯迴來。

“主子,廂房開好了。”

阮棠戴上帷帽,由春晗扶著下了馬車,從含香樓的後門進去,裡麵已經有人等著了,很快她們便被引到處幽靜的廂房。

“曉峰,淩青,你們去隔壁的客棧開個廂房住下,有什麼事,我會差春晗去找你們。”

“另外,去找下青峰。”那廝神出鬼冇的,即便是她豢養的,秉性脾氣都大得很,不是棘手的任務,他都不肯出手。

短時間內,他們是走不了了。

而城門這邊,負手立在城牆之上的楚穆,他身量很高,肩背寬闊,此時身穿身深窄紫地玄色襴袍,雙好看的鳳眸黑雲湧動,死死地盯著城下穿行的人群。

他在這裡已經個多時辰了,竟個可疑的人都冇有查出。

他就不信,那女人難道還有通天的本領?能遁地走不成-村莊上空都是陰沉一片,兩人一開始也隻是以為天氣陰沉,現在看到一片明亮的村莊,才後知後覺,那股陰沉之氣,不是天陰所致,而是妖氣籠罩。而村子裡的人也發現了這個現象,有些大膽些的人忍不住從家裡出來,望著久違的陽光。不過在見到阮棠他們幾個的時候,那些人有些閃躲,猶豫著還要不要進屋時,青峰叫住了他們。“你們彆怕,妖物已然被我們消滅了。”那些人麵麵相覷,但還是不是很敢相信。青峰將成亦柳拎著,放到那些人的麵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