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沉。他隻停頓了一秒鐘,就大步跟了上去。三人身上都淋了濕透。司機馬上送來一條乾浴巾。“二少,車上隻有一條浴巾了……”蕭淩夜毫不猶豫的把浴巾遞給林綰綰。林綰綰彆過頭,“我不需要!”“彆賭氣!睿睿在發燒,先把他的濕衣服脫下來,用浴巾裹起來,他會暖和一些。”對!睿睿需要。林綰綰不敢遲疑,趕緊脫掉睿睿的衣服。可隨著她的動作,她馬上繃不住了。睿睿全身是傷。胳膊上!腿上!全都是擦傷!尤其是腳。腳下的鞋子隻剩下一...李謀導演工作起來非常認真。

因為《婉妃傳》是宮鬥戲,劇組裡大多都是女演員,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麼多女人湊到一起事情當然更多。

劇組裡的明爭暗鬥一點都不比劇裡少。

不過隻要不耽誤拍攝,這些事情李謀導演從來都是不管的。

如果因為她導致拍攝出狀況……

潘靜雲恨恨的咬住牙關,猛然收回了手,她眸光陰狠的盯著林綰綰,壓低聲音,“林綰綰,你給我等著!”

“隨時奉陪!”

潘靜雲跟助理一起去處理膝蓋上的傷。休息室裡,助理半跪在地上,小心的用棉簽把她腿上的血跡擦乾淨,又拿了冰袋敷住她的膝蓋消腫。

“嘶……”潘靜雲抽了口冷氣。

“靜雲姐,你忍一忍,馬上就好了。”助理小聲說,“靜雲姐,我看那個林綰綰也不是個善茬,她又是《婉妃傳》的主演,等這部戲播出之後,說不定她就會紅了,靜雲姐你這個時候得罪她太不理智了,要不然這事兒就算了。”

“算?做夢!”

助理不說她還冇有那麼恨!

她從林薇口中得知,林綰綰已經簽約了華夏傳媒!

華夏!

娛樂圈的巨頭公司啊!

而宸妃的角色原本應該是她的,她和星光傳媒的合約也快到期了,如果不是林綰綰搶走了她的角色,說不定現在簽約華夏傳媒的人就是她!

林綰綰搶走了她紅的機會,讓她算了?這怎麼可能!

“靜雲姐……可如果咱們明目張膽的找她麻煩,她去跟導演告狀……”

潘靜雲靈光一閃,突然冷笑起來。

“靜雲姐……”

“我想到辦法了!”

……

潘靜雲在《婉妃傳》中扮演的宜妃同樣是一個寵妃,她在宸妃入宮前的半個月剛剛入宮,跟宸妃選秀出身不同,她是官宦人家的女兒,因為生的貌美,得了皇上的青眼,入宮就是貴人,進宮當天就侍了寢,半個月的時間從貴人升到嬪,又從嬪升到妃,這升遷的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劇本裡對宜妃的設定是胸大無腦,倒是跟潘靜雲的形象非常符合。

不過宜妃的榮寵來的快,去的也快。

她剛剛封了妃子,宸妃就進了宮,皇上對宸妃驚為天人,當即就封了妃不說,接下來一段時間,後宮中更是獨寵她一人。

宜妃受不了這種落差,認為是宸妃妖媚蠱惑了皇上,在忍了幾天之後,當即就去宸妃的寢宮去找她的麻煩。

當天下午要拍攝的就是這場戲。

所有工作人員準備就緒。

“Action!”

……

宜妃的葳蕤軒。

“砰——”

“哐——”

“嘩啦——”

在得知皇上再一次讓宸妃侍寢之後,宜妃穿著一身玫紅色的宮裝,像是瘋了一樣,憤怒的把屋子裡所有能砸的東西全都砸了個粉碎。

“娘娘!娘娘彆砸了,這都是皇上先前的賞賜啊……”

“皇上……皇上!”鏡頭拉近,她頹然的垂下肩膀,眸中含淚,“皇上已經被那個小賤人勾走了魂,恐怕早已不記得葳蕤軒還住著本宮了!”

“娘娘,不會的……皇上,皇上他對宸妃肯定是一時新鮮,等新鮮勁過了就會想起娘娘了,咱們葳蕤軒的寵愛一直都是獨一份的,皇上會想起娘孃的……”

“對!皇上心裡是有本宮的,有本宮的!”宜妃眼睛裡燃氣希望,“賤蹄子!一定是那個賤蹄子用了什麼狐媚法子,勾引了皇上,所以皇上纔會一直寵幸她的!不行!本宮不能讓這小賤人害了皇上!碎玉,帶上人,跟本宮去找那個小賤人!”

……

“好!”

這個鏡頭一次通過,李謀對這個鏡頭滿意的不得了。他也看過潘靜雲以前拍攝的電視劇,可冇有今天表情生動啊。

李謀哪知道,潘靜雲對林綰綰是真的嫉恨,她的反應全都是本色出演。

“準備下一個鏡頭。”

下一個鏡頭就是宜妃帶人怒氣沖沖的闖進宸妃寢宮,並讓宮人按住宸妃,強行扇她巴掌的劇情。

扇巴掌!

潘靜雲激動渾身發抖。

林綰綰,看我不弄死你!

“Action!”

宜妃帶著一乾宮人,氣勢洶洶的闖進宸妃的寢宮。

宸妃的宮人見她們來者不善,驚嚇不已,連忙跪下請安,“奴婢給宜妃娘娘請安!”

宜妃看也不看,冷著臉,大步衝進了寢宮。

寢宮中,宸妃穿著一身純白色繡著紅梅的宮裝,安靜的坐在圓凳上插花。

她一舉一動都慢條斯理,端莊中透著優雅。偏偏,插花的時候長袖滑落,露出一截瑩白如玉的皓腕,絲絲誘人的嫵媚氣息便飄了出來。

寢宮的圓桌上,擺滿了皇上差人送來的貴重物品,那些昂貴的物品更是刺傷了宜妃的眼睛。

宜妃等人的動靜太大,宸妃淡然的抬起頭看了一眼,隨後,再次低下頭擺弄她的花兒。

她那漫不經心的態度直接點燃了宜妃的怒火!

“宸妃,見到本宮為何不跪!”

宸妃嗓音淡淡的,“你我同品級,我為何要跪?”

“好一張利嘴!你這個賤蹄子,勾的皇上夜夜笙歌,今日朝堂上傳來訊息,說皇上早朝上竟然在打盹,皇上獨寵,你原本該感恩戴德,勸皇上多多保重龍體,你卻仗著皇上恩寵,這般作踐皇上的龍體,今日看本宮不教訓你!”

說罷,她厲喝一聲,“來人!”

宮女嬤嬤立馬垂首走了過來。

“摁住了,本宮要打死這個賤蹄子!”

“是!”

宮人們立馬按住宸妃的肩膀。

宜妃大步衝過來,她麵露得色,盯著宸妃的眸光火光四射,她揚起手,一個帶著風的巴掌就落了過來。

“啪——”

冇有借位!

冇有控製力度!

這是要真打!

提前導演明明溝通好要借位。

潘靜雲這是要公報私仇了!

林綰綰腦海裡瞬間轉過這些念頭,她下意識的彆過臉,卸下大部分的力氣。然而,她還是低估了潘靜雲對她的恨意,雖然卸下了大部分的力道,這一巴掌還是實實在在的落在她臉上,力道之大,林綰綰生生的被打的偏過臉去。

頭飾散了一地,頭髮也垂下一縷,腦袋嗡嗡作響,牙齒磕破了嘴唇,嘴角立馬溢位一絲鮮血!,“知道了,出去吧,我要開始炒菜了。”“好嘞,小的退下了。”林綰綰被他耍賤的樣子逗笑。她看著切好的菜,腦袋裡思索著怎麼做,想好了之後立馬把菜重新分盤裝好,放在操作檯備用,她冇有立馬開始炒菜,而是又找出一個砂鍋,從冰箱裡拿出半隻雞,切下雞胸肉之後撕去筋膜切絲,其餘的肉切塊放砂鍋熬湯,又淘了一些米放在容器裡浸泡著。做好這些,她纔開火炒菜。香味逐漸從廚房裡蔓延,瀰漫到整個客廳,又穿透病房的房門,吸入薑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