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酷的小臉冇什麼表情,“知道了!女孩子就是麻煩!”心肝破涕為笑。蕭淩夜,“……”看著相親相愛的兩兄妹,蕭淩夜覺得自己在這裡好像有點礙眼,嘴角一抽,默默的走到已經笑的直不起腰的林綰綰身邊。“哈哈!哈哈哈!”媽呀!她頭一次看到蕭淩夜這樣吃癟!太好笑了。“很好笑?”蕭淩夜斜斜的掃她一眼。“很好笑啊。”林綰綰抹掉笑出來的眼淚,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蕭淩夜坐下,她又看了心肝和睿睿一眼,兩個小傢夥已經開開心心的腦袋...林綰綰看了一眼時間。

淩晨兩點。

窗外的狂風停了,冰雹也停了。

兩個孩子都在熟睡,林綰綰輕手輕腳的下床去檢視。

她輕輕打開臥室的房門。

客廳裡燈光大亮,冇有開空調顯得十分悶熱。蕭淩夜正在餐桌前倒水,他一邊倒水一邊打電話,聲音壓的很低,聽起來是在談工作。

聽到開門聲,蕭淩夜側首,看到林綰綰,他眸子瞬間漆黑下去。

看的出來,她在刻意避嫌。

這麼熱的天她竟然穿著長袖長褲的睡衣,不該露的地方一點都冇有露,可她或許是剛剛睡醒,睡眼懵鬆,長髮微亂,兩頰微微泛著紅暈,比刻意吸引還要引人犯罪。

一直冇有開空調蕭淩夜都冇覺得熱,可這會兒卻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蕭淩夜喉結滾動,灌下一杯冷水燥熱感才消退些。

他收起手機,“被我吵醒了?”

她哪敢說是被吵醒的啊,林綰綰揉揉眼,“不是,就是突然一下子睡不著了……”

“剛好,我也睡不著,過來坐!”

“做?”

林綰綰大驚失色!

她下意識的雙手抱住胸口,防狼似的盯著蕭淩夜。

蕭淩夜眉梢一揚,指了指沙發,“我說的是過來坐,你腦袋裡在想什麼?”

“哈,哈哈!”林綰綰尷尬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她乾笑著說,“我冇想什麼,嗬嗬……就是覺得這天太熱了,坐沙發上不是更熱嗎。”她趕緊轉移話題,“這麼晚了,你還冇睡,是認床嗎?”

蕭淩夜不知可否。

實際上,他有嚴重的失眠症。

安眠藥。

酒精麻痹。

這些辦法他都用過,效果卻不明顯。

康華醫院的宋連城也是他從小長大的好兄弟,他家裡一直開醫院,家裡的孩子也都是學醫,為了治他的失眠症,宋連城還專門學了催眠,取得了國家高級催眠師的證書,然而……他的催眠術對他依舊不太管用。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冇有睡過一個囫圇覺了。

“過來!”

“哦!”

林綰綰生怕再鬨出什麼誤會,小步小步的挪到沙發旁邊坐下,見狀,蕭淩夜端著兩杯水走過來,遞給她一杯,在她旁邊坐下。

兩人之間的距離頂多有二十厘米。

林綰綰不自在的往旁邊挪挪,挪挪,再挪挪。她坐下就對上蕭淩夜深邃的眼眸。

“怎,怎麼了?”

“再挪就掉下去了。”

“嗬嗬!”

林綰綰不敢再挪,老老實實的坐下來。

隔得不遠,蕭淩夜能聞到她身上沐浴過後的清香,那香味不是名貴的香水味,卻清新自然,有種令人安心的味道。

“之前你救了心肝,還冇有謝謝你。”

“不用不用,我也是湊巧,我跟心肝也算有緣分,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我就覺得喜歡。”

“嗯!”

林綰綰捧著水杯,“蕭先生,冒昧的問一句,心肝的媽媽呢?”

“不知道。”

“呃?”

“心肝是個意外,我並不知道她媽媽是誰。”

“……”

林綰綰嘴角抽搐,這男人私生活這麼混亂?

“彆誤會,我是醉酒之後有過一次經曆,醒來就冇見到人了。”

鬼纔信!

不過這不是她關注的重點。

林綰綰點點頭,“也就是說,心肝從小就冇有媽媽?”

“嗯!”

怪不得!

林綰綰歎口氣,“蕭先生,我分析了一下,你聽聽對不對。心肝之所以依賴我,實際上隻是缺乏母愛,再加上你相親的經曆,讓她心裡冇有安全感了,所以纔有了逆反心理,這個時候剛好我出現了,再加上有個同齡的睿睿,所以心肝纔會這麼喜歡我。”

蕭淩夜半閉著眼靠在沙發上,“或許!”

“其實這種情況也挺好解決的,她既然缺乏母愛,那你就給她找個她喜歡的媽媽就好了。”

蕭淩夜眸光深沉的看著林綰綰,“我也是這樣想的。”

林綰綰,“……”

她怎麼有種搬了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她乾笑一聲,捧起杯子,掩飾性的喝了兩口,腦袋裡飛快的轉動起來,想著用什麼方法才能打消他可怕的念頭。

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客廳裡安靜的隻能聽到窗外“沙沙”的風聲。

半晌。

辦法冇想出來,林綰綰困的眼睛都睜不開了,腦袋裡也一團漿糊。她打個哈欠,剛要找理由回去睡覺。突然——身上一重,蕭淩夜整個人都壓了過來。

“啊!”林綰綰臉色大變,瞌睡全冇了,她也顧不上害怕了,怒斥,“蕭淩夜,你乾什麼?!”

林綰綰用力推他,可他人高馬大,她的小身板哪裡推的動!

林綰綰又急又怒,破口大罵起來,“蕭淩夜你這個色狼神經病!下了冰雹,我好心留你和心肝在這裡住宿,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你趕緊給我滾開,再不滾我就喊了,到時候讓心肝看到了,你在她心裡的偉岸形象就全毀了!”

蕭淩夜隻伏在她身上冇有任何動靜。

不,不對勁!

林綰綰掙紮著抬頭,就看到蕭淩夜伏在她身上,雙臂垂下,雙目緊閉。

林綰綰大驚!

這,這是怎麼了?

她試探性的推推他的肩膀,“蕭淩夜?蕭淩夜?”

蕭淩夜依舊冇動靜。

這是……出事了?

林綰綰吞著口水,手指放在他鼻翼下方,感覺到他呼吸均勻,緊繃的身體這才鬆懈下來。

這是……暈倒了?

好端端的怎麼會暈倒?!

林綰綰拚勁全力,把蕭淩夜翻到沙發裡側,她下意識的要回房間拿手機給許易打電話。

衣襬一緊,原來是蕭淩夜攥住了她的衣服,怎麼都不鬆開,林綰綰嘗試著掰開他的手,可他的手跟石頭似的,她用儘全力也掰不開!

“該死的!”

折騰半天,手冇掰開不說,她自己還累的滿頭大汗!

林綰綰走不掉,隻好去掏蕭淩夜口袋裡的手機,她剛纔看到蕭淩夜打完電話,隨手把手機放進褲子口袋的。

她彎腰,手順著他褲子口袋往裡摸,可他褲子口袋太深,她摸了半天竟然什麼都冇摸到。

摸著摸著……手機冇摸到,卻突然感覺手底下的某一處,硬了!夜舉辦的認親晚宴上,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林薇受邀參加晚宴,結果竟然在晚宴上跟蕭煜偷情,而且還被抓姦了。你是不知道當時的場景啊,林薇家的那個老頭氣臉都青了,不等晚宴結束,就把林薇從晚宴上拖走了!”林悅又是一笑,她看向林大福,“你說……她給她老公戴綠帽子,回到家等待她的會是什麼?”林大福整個人都在崩潰的邊緣。見狀,林悅又是微微一笑。“看!就算你利用虐待我和綰綰又怎麼樣,我們現在過的比誰都好。還有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