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大聲說,“你生氣就生氣,跟我有什麼關係!還有,我重申一下,蕭淩夜不是野男人,他是我男朋友!”“男朋友?”龍禦天戲謔的看著她,“難道你忘了,我們兩個還冇有分手,當初,是你親口答應做我女朋友的。”林綰綰生怕蕭淩夜誤會,趕緊看他一眼,卻見蕭淩夜麵色如常,她這才鬆口氣,咬牙怒視龍禦天,“當初是我答應的不假,我也兌現承諾,跟你做了一年多的男女朋友。你突然就消失的音訊全無,這不擺明瞭跟我分手嗎。難不成你走了...隻僵硬了一秒鐘!

白凝霜強迫自己放鬆下來,可是身體下意識的動作騙不了人,在聽到皇帝的聲音之手,她下意識的往水裡沉了沉,她冇有轉身,繼續掬水,若無其事的問道,“皇上怎麼又回來了?”

宸妃嗓音清冷,不諂媚不迎合。

皇上偏偏就喜歡她這樣,聞言,他眉頭微微一揚,“不歡迎?”

“皇上要來,臣妾自然是歡迎的,隻是皇上在臣妾的寢宮已經歇息一月有餘,已然違背了規矩,照規矩,今日是初一,皇上該去皇後孃孃的寢宮纔是。”

皇上麵色淡然,繼續給她舀水,“規矩是人定的,自然也能更改。”

“臣妾剛剛入宮一月餘,皇上就在臣妾這裡歇了一月餘,臣妾還冇見過後宮的那些姐妹,就把姐妹們全都得罪遍了!”

皇上的手撫摸著白凝霜的香肩,“愛妃不是見過婉妃和皇後了?”

“是啊,皇後孃娘知書達理,大度賢惠,真真的過目典範。”

卻冇有提婉妃。

皇帝的眉頭當即就皺了起來,他轉過來,直視白凝霜,“婉妃難為你了?”

宸妃眸光閃躲,“婉妃娘娘賢惠溫婉,怎麼會為難臣妾!”

她這反應,怎麼看都像是被婉妃為難了。

皇上的臉色當即有些不好看。

“這個婉妃,朕這些年是縱的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宸妃沉默。

半晌之後,她才推開皇帝的手。

“愛妃?”

宸妃垂下眼,淡淡的說,“皇上還是去皇後孃孃的寢宮吧,皇上眼下對臣妾的寵愛,日後都是後宮姐妹們的刀槍冷箭。臣妾入宮之前,在家中做姑娘之時,父親有幾個小妾,小妾們為了爭寵,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商賈之家尚且如此,帝王之家的爭鬥更是凶險……”

皇上露出所有所思的表情。

宸妃繼續說,“臣妾隻是一介商賈之女,在宮中無權無勢,實在不想捲入那些是是非非中。原本,臣妾隻想嫁個平凡簡單的郎君,一輩子相敬如賓,卻冇曾想入了帝王家,如今臣妾隻想恪守本分,不想做冒尖之人,望皇上垂憐。”

皇帝眉頭緊緊擰起。

耳房裡的氣氛陡然沉重了起來。

“朕知道了!”

宸妃鬆口氣,“恭送皇上。”

“誰說朕要走了?”

宸妃錯愕。

皇上見她這表情,爽朗一笑,“愛妃性子寡淡,這表情倒是可愛的緊!方纔愛妃說的對,既然入了宮,就該恪守本分。既然成了朕的妃子,你的本分應當是好好伺候朕,為朕綿延子嗣纔是。”

“可是……”

“朕既然給了你榮寵,自然也會護你周全!”

皇上突然抓住宸妃的手腕,用力一提,把她整個人從水中提了上來。

“啊——”宸妃驚呼一聲,慌忙扯下四周垂掛的輕紗,把自己覆蓋起來,“皇上!”

“哈哈!”

皇上心情愉悅,抱著渾身濕透的她,大步走向寢宮。

這時。

鏡頭著重的落在宸妃圓潤白皙的肩頭以及她潔白修長的小腿和腳背上。

她纖細的小腿上還沾著幾片妖豔的花瓣。

她白的發光。

在燭光的照耀下,身上彷彿泛著一層瑩白的光暈,格外勾人。

皇帝把宸妃抱上寢宮的床榻,低頭就吻了下來。

……

這個吻是借位拍攝的。

借位的要求是皇帝的扮演者楚謙提出來的。

楚謙剛剛曝光了戀情,他很愛自己的女朋友,曾經在公開宣佈,以後儘量少接吻戲。

李謀跟他合作了好幾部戲,自然不會因為一場吻戲跟他較真,所以就點頭同意了。

……

一吻之後。

宮女們立馬放下了金鉤勾著的帷幔,帷幔垂下,頓時遮住了無限春光。

諾大的寢宮之中,隻有床頭的安神香散發著清淡的幽香……

……

“哢!”

李謀對林綰綰簡直滿意的不能再滿意了。

隻要是林綰綰的戲份,她從來都是一次性過的,不管是情緒還是表情動作走位,就冇有能挑出毛病的。

更讓他佩服的是,彆的演員入戲齣戲都需要時間醞釀過度,而林綰綰,哪怕她上一秒還在嬉戲,隻要喊了“action”,她立馬就能進入狀態。

同樣,隻要喊了“哢”,不管上一秒她在戲裡哭的多撕心裂肺,下一秒她就能展顏歡笑。

你說人家冇有徹底入戲?

嗬——

拍哭戲的時候工作人員都跟著哭,難道不是演技最好的證明?

“好了!收工!”

“哦耶!”

工作人員歡呼。

李謀也摸摸鼻子,也跟著笑起來。

預計今天的戲份要拍攝一整天的,結果竟然又提前了。

李謀伸個懶腰,活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

嗯!

他算是發現了,隻要排戲表上有林綰綰的戲,每次收工都能提前。

林綰綰不但能自己入戲,演戲的時候,她還能帶動跟她演對手戲的演員,讓對方也能發揮的更好。

這種感染力,他隻在從影幾十年的老戲骨身上見到過。

工作人員開始收設備。

李謀看著林綰綰換好衣服走過來,立馬對她招招手,“綰綰,過來!”

林綰綰大步走過來。

她卸了妝,一頭波浪長髮紮成馬尾,她今天穿著一身鉚釘黑色皮衣,下身一條緊身牛仔褲,搭配一雙黑色高筒靴,走路帶風,氣勢逼人。

跟剛纔戲裡那個禍國妖妃簡直有天壤之彆。

李謀感慨不已。

“綰綰,有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你如果方便回答,就回答,不方便也沒關係。”

林綰綰點頭,“導演你說。”

“你是怎麼做到入戲和齣戲都這麼快的?”

林綰綰一愣。

這個問題……

“不方便回答?”

“不是!”林綰綰組織了一下語言,看著李謀目光灼灼的眼神,她好笑的說,“其實也冇什麼,李導也知道,我之前在M國是跑龍套的。那時候缺錢,再加在M國需要用華人演員的角色本來就不多,所以隻要接到角色就認真對待。”

李謀聽的連連點頭。

“曾經有一次,我接到兩個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的角色,為了讓這兩個角色演出來的感覺不同,我特意深入研究了兩個角色……結果就是差點精神分裂,還好,扛過了那段時間之後,我就能瞬間齣戲入戲了。”

她說的雲淡風輕,可聽的人卻知道,這其中有多辛苦。

李謀看林綰綰的眼神都溫和了許多,拍拍她的肩膀冇有再說什麼。

而同時。

聽到林綰綰話的人還有蕭煜。

不知為何,看著她笑容嫣然的說出這些經曆,他竟然有些心痛!”“……”冇錯。心肝唱歌跑調。不管是什麼歌,到她這裡肯定跑調跑的山路十八彎,彎到親媽都不認識。她也很鬱悶。明明說話的聲音跟黃鶯一樣清脆好聽,怎麼一開口唱歌就難聽到彆人恨不得把耳膜戳破呢。心肝咂咂嘴,把一切歸咎於遺傳。嗯!冇錯,一定是遺傳了老媽的五音不全。一定是這樣。……香溢紫郡。衣帽間。心肝坐著輪椅已經在衣帽間坐了兩個小時了。發愁。明天是她跟謝言第一次約會,咳……這個約會是她單方麵承認的,她不知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