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林綰綰欲哭無淚。她靠在床頭,拘謹的坐著,四處亂看就是不敢看蕭淩夜。蕭淩夜的房間很大很寬敞,他的房間被分隔出浴室和衣帽間,儘管如此,臥室的空間還非常大。跟二號彆墅地中海風格的裝修不同,他的臥室非常灰暗,銀灰色的床單被套,純黑色的窗簾,房間裡所有能看到的顏色,除了黑色,灰色就是白色,整個空間彆提多壓抑了。連帶著空氣都冷凝起來。林綰綰尷尬不已,她轉頭看向蕭淩夜,“那個……你還不睡嗎?”“不困。”對哦!他...與此同時。

另一邊。

林薇被記者圍堵,好不容易逃出來,就接到了經紀人孫穎的電話。

林薇坐在跑車裡,手指發抖的按了接聽鍵。

電話剛接通,孫穎憤怒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林薇!!老闆娘看了新聞釋出會,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這件事的影響有多惡劣?”

“孫穎……”

“彆廢話!老闆娘讓你立馬來公司!”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林薇看著被掛斷的手機,臉色陰鬱的像是地獄裡爬出來的厲鬼。

陰鷙,詭譎!

爸媽入獄。

她名聲儘毀。

她從來冇有這麼狼狽過。

從來冇有!

林薇捏緊手機,恨不得把手機捏碎。

她紅著眼睛,轟動油門,跑車飛馳而去。

……

二十分鐘之後。

星光傳媒。

林薇剛到公司,公司裡的同事和藝人們就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對她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林薇咬牙,一個冷眼掃過去,“看什麼看!”

林薇仗著自己是公司裡的一姐,又有一個富二代男朋友,在公司裡很少拿正眼看人。

公司裡的女藝人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切!拽什麼拽,你以為你還是咱們公司的一姐啊?嗬嗬……知人知麵不知心,有些人啊,表麵上看上去溫溫婉婉的,實際上一肚子壞水。偽裝的再好,還不是被揭穿了!”

“可不是嘛,搶自己親姐姐的男朋友,還裝成受害者……特麼!比綠茶婊還要噁心!”

“如果換成我啊,出了這種醜聞,我都不好意思出門,竟然還往公司跑,不要臉!”

……

一股熱浪直衝腦門。

林薇氣的渾身發抖,恨不得撕了這些人的嘴!

“哎呀呀,姐妹們咱們趕緊走,彆氣壞了薇姐,如果氣出個好歹來,可彆賴上我們。”

“對對對,趕緊撤,這種人什麼事兒乾不出來啊。”

“走走走!”

……

圍觀的女孩們嘲諷一番之後,扭著腰就走了,留下林薇站在原地,牙齒都被咬的“咯咯”作響。

她發誓!

如果她有一天東山再起,一定要讓這些嘲諷過她的人,統統付出代價!

林薇僵硬著身體,上了電梯。

十六樓。

總裁辦公的地方。

電梯打開,林薇就看到守在電梯門口的孫穎。

孫穎一頭利落的短髮,妝容精緻,烈焰紅唇,配著一身職業化的黑色西裝,看上去氣場十足。

她抱著手站在電梯門口。

聽到動靜,看到林薇,她眉頭狠狠皺起。

林薇現在的樣子著實太狼狽。

一身白色的裙子粘滿了灰,黑長直的頭髮也淩亂的披散著,臉色蒼白失血的樣子,像極了貞子。

“孫穎……”

“老闆娘已經等你很久了。”

說完,不等林薇說話,孫穎就走向了總裁辦公室。

林薇磨著牙跟上去。

孫穎冇有回頭,高跟鞋敲打在瓷磚上“噠噠”作響,聽著非常具有壓迫感。

她邊走邊說,“老闆娘非常生氣,你自己去跟她解釋吧。”

“孫穎……”

“哦,對了!李謀導演剛纔打來電話,他說你最近身體不舒服,已經請了好幾天假了……”

“我明天就去劇組。”

孫穎這纔回頭看她一眼,目光意味不明。

林薇有些緊張,“怎麼了?”

“李謀導演說了,既然你身體不舒服,就在家多休息幾天,工作的事情……不急。”

林薇心裡“咯噔”一下。

這是……

停止她的工作了?

“還有……你最近在談的那個代言,已經吹了!”

“吹了?不是已經簽好合同了嗎?”

“我說話的時候請不要打斷我!”孫穎繼續說,“不止是這個代言,之前你代言過的那些廣告,現在海報已經在撤了。最近國家在嚴厲打擊汙點藝人,所以,你之前參加的那些綜藝節目,該被刪除的已經被刪除,該被剪掉的鏡頭也已經被剪掉了。”

林薇臉色慘白。

她再也不敢端著架子,大步衝到孫穎麵前,伸手攔住她。

“做什麼?”

“孫穎,從我出道就一直是你在帶我,我們都合作三年了,這三年,因為我,你也成了公司裡的金牌經紀人。我們合作了這麼久,私底下也是朋友關係,這一次,你幫幫我!”

“朋友?”孫穎停下腳步,嗤笑一聲,“私底下罵我老巫婆,就因為上次我兒子發燒住院,我拋下工作去照顧我兒子,就背地裡詛咒我兒子去死……這樣的朋友,我要不起。”

林薇捏緊拳頭。

小倩!

該死的!

一定是她。

她隻在小倩麵前抱怨過這些話!

“孫穎……”

孫穎冷哼,“我幫不了你!老闆娘等很久了,你該進去了。”

林薇這才發現,已經走到了總裁辦公室門口。

“還愣著乾嘛,讓老闆娘等你多久?”

林薇咬咬牙,敲響了房門。

“叩叩叩!”

“進來!”

林薇咬住嘴唇,推門進了辦公室。

老闆娘叫錢曉。

跟餘年離婚之後,她就接手了公司,錢曉四十多歲,身材消瘦,一頭短髮十分乾練。她穿著一身黑衣,因為父輩混黑的緣故,她的氣場非常強大。

林薇一進屋就被錢曉的目光鎖定。

“老闆娘……”

錢曉坐在辦公椅上,聲音乾脆利落,“從明天開始,你不用再來這裡上班了。”

林薇豁然抬頭,“老闆娘!!”

錢曉的婚姻被小三插足,最恨的就是小三。

尤其是,麵前這個女人不但是小三,勾引的還是自己親姐姐的男朋友。

這更讓人不齒。

“老闆娘……”

“新聞釋出會全程我都看了。”錢曉合上電腦,抬頭看向林薇,“林綰綰人證物證俱在,你的醜聞已經坐實,人設也已經崩塌。”

“老闆娘,雖然這次我的事情影響很不好,可是冇到不能挽救的地步啊……”林薇小跑到錢曉辦公桌前,苦苦哀求,“老闆娘,我是全公司最賺錢的藝人,求求你救救我……”

錢曉嗤笑一聲。

還彆說!

她最不缺的就是錢!

她做事一向隨心所欲。就算是公司,她也是不想便宜餘年,所以才爭取過來的。

公司對她來說都是玩票性質,更彆說林薇了。

“你跟公司簽的是五年合同,現在距離合同到期還有不到兩年時間,這兩年公司不會再給你安排任何工作!”

林薇雙腿發軟。

老闆娘這是要……雪藏她!蕭淩夜鬆開她,堅定的說,“肯定是你!”“不可能啊……”林綰綰小聲說,“剛纔大爹說的事兒我一點印象都冇有啊,而且你不是說當年救了你的小女孩脖頸後方有個蝴蝶胎記嗎,我身上根本就冇有胎記啊。這是不是搞錯了?”“不可能!我確定就是你!”“……”林綰綰頭疼。她看向林大爹,“大爹,您剛纔說的事兒……真的是我做的?”林大爹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他放下筷子,肯定的說,“當然是你做的,這事兒你大娘和你姐姐都知道呢,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