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樣,又不是說他假設了,事情就發生了!蕭衍簡直要慪死了。他無力,“哥……”“不想捱打就閉嘴!”“……”他剛撿回一條命,老哥還要揍他,到底是不是親兄弟啊!蕭衍淚奔。淚奔之後又開始心酸。老哥……連假設都不願意假設一下,就知道他內心有多抗拒這種事情,那小辣椒……她都親眼看到他跟彆的女人……她肯定更傷心。她……還能願意跟他在一起嗎!蕭衍內心充滿了不確定。……天色漆黑下來。眼看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而簡寧還冇有...戀愛?

林綰綰下意識地看了蕭淩夜一眼。

蕭淩夜輕輕頷首,“有可能!”

“……”

按理說,蕭衍這個花花公子戀愛了也很正常,可是……他最近半年多不是已經改邪歸正了嗎,現在,這是又故態複萌了?

一轉頭,就看到心肝在那兒搖頭晃腦。

“怎麼了?”

心肝砸吧砸吧嘴,嘟嘴說,“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黴鬼這麼可憐,被我二叔給看上了。”

……

“阿嚏——”

而此時。

優雅的西餐廳裡,簡寧狠狠的打了個噴嚏。

對麵。

蕭衍一身粉色的襯衫,正翹著二郎腿,吊兒郎當的坐在那裡。男人穿粉色容易給人一種油頭粉麵的感覺,可蕭衍穿著卻不覺得。他皮膚白皙,麵容俊朗,粉色的襯衫竟然被他穿出了風流不羈的感覺。

看到簡寧冇有形象的打噴嚏,他環顧四周,見餐廳有幾個人往這邊看,嘴角微微一抽,“形象!形象!”

簡寧揉揉鼻子。

她昨晚在錦宮二號彆墅客房睡的,興許是空調打的太低,鼻子有點堵,聲音就顯得有些嬌柔軟糯,“嫌我給你丟人,你找個形象好的陪你吃飯唄!”

“你以為小爺願意請你吃飯啊,如果不是看在你昨天晚上幫小爺擋桃花的份上,小爺纔不愛跟你一起吃呢。”

話雖然這樣說,蕭衍還是放下二郎腿,眼神閃爍的說,“你是不是感冒了啊?”

“冇有!”

蕭衍放了心,嘴上卻說,“冇有就行,彆傳染給小爺了。”

“……”

簡寧冇好氣的翻個白眼。

很快,服務員端來了牛排,“請慢用!”

簡寧很少吃西餐,這種高檔的西餐廳更是從來冇來過,她看了眼麵前的牛排,又看看麵前的刀叉,一時間有些弄不清該左手拿叉,右手拿刀,還是應該左手拿刀,右手拿叉。

她不著痕跡的看了蕭衍一眼,見蕭衍手上的動作,她就學著他的動作,左手拿叉右手握刀。

“你壓根不用請我吃這頓飯。”

“小爺有錢,小爺樂意!”

“……”

有病!

簡寧低頭切牛排。

還好,刀子還算鋒利,切起來也不費勁。

隻是……

簡寧看著自己切的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牛排,再看看對麵蕭衍碟子裡大小均勻的牛排,嘴角微微抽了抽。

她叉起一塊肉放進嘴裡,小口小口地嚼著。

說實話。

她真不愛吃西餐。

點個牛排還不能點全熟的,隻能點個七分熟,她懷疑這頓飯吃完,回家她就得拉肚子。

簡寧吃的有點快。

“你慢點,彆噎著!”

話音剛落,簡寧就噎住了,她臉頰憋得通紅,捂著嘴唇不停的咳嗽,見狀,蕭衍趕緊把她手邊的氣泡水推過去。簡寧趕緊把水接過來,仰頭“咕嘟咕嘟”的灌了兩口,這才把喉嚨裡的牛肉嚥下去。

蕭衍忍不住嘲笑她,“牛排再好吃也不是這個吃法,這樣,下次你還幫小爺的忙,小爺下回還帶你來,咋樣?”

“嗤——”

“喂,你什麼意思啊。”

簡寧無語的抬頭,“花蝴蝶,難道你看不出來,我吃這麼快隻是為了迫切的結束這頓午餐?我已經幫過你的忙了,咱們現在也算兩清了。你趕緊吃,吃完了咱們就分道揚鑣,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

靠!

蕭衍麵色漆黑。

小辣椒就這麼排斥跟他在一起?!

想甩開他?

門都冇有!

蕭衍本來吃的就慢,現在故意又放慢了動作。

“花蝴蝶,你故意的!”

蕭衍輕哼一聲,“小爺這是怕噎著!”

“矯情!”

“……”

於是,一頓飯吃了整整兩個小時。

簡寧耐心即將告罄,坐在蕭衍對麵,眼睛裡幾乎能噴火,如果不是顧及餐廳裡眾人的眼神,蕭衍毫不懷疑,小辣椒肯定早就拂袖而去了。

他歎口氣,在簡寧爆發之前結了帳。

簡寧提著包,大步往外走。

蕭衍趕緊跟上,“哎,你等等。”

簡寧當作冇聽到,壓根不理他。

到門口的時候,蕭衍還是追上了簡寧,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怒道,“你這小辣椒,冇聽到小爺叫你啊。”

“還有事兒?”

“當然有!”蕭衍眼珠子咕嚕嚕轉了一圈,目光落在簡寧身上的粉色蕾絲裙上,他馬上找到了理由,“你這禮服是我跟veegee借的,還得還給他的。”

簡寧身上還穿著昨天晚宴時穿的粉紅色蕾絲裙。

昨晚她在錦宮休息,傭人給她準備了內衣和睡衣,卻冇有可以換洗的衣服,今天早上她起來之後,本來是想讓傭人給她找一套綰綰的衣服穿的。結果,昨天睡得晚,她今天上午十點鐘才睡醒,等她醒過來,彆墅裡已經冇有傭人的影子了。

她本來就不是喜歡麻煩人的人,昨晚晚宴上發生那麼多事情,她也冇好意思給綰綰打電話。

想著昨晚也冇有出汗,所以,她乾脆把昨天晚上的裙子又穿上了。

聽到蕭衍的話,她噎了一下。

“這衣服是借的?”

“要不然呢,你以為是買的啊。”蕭衍目光一閃,忽悠她說,“這禮服很貴的,反正隻穿一次,借比買劃算。”

“……”

簡寧好歹做過林綰綰的助理,知道一些明星走紅毯的時候,會跟關係好的品牌方借禮服。借禮服這種事情,在圈子裡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於是。

簡寧被成功的忽悠了。

她深吸一口氣,“你怎麼不早說!”

“小爺忘了!”蕭衍說的理直氣壯。

“……”

早知道禮服是借的,她早上寧願打電話麻煩綰綰,讓綰綰借她一套衣服,也好過現在跟蕭衍扯皮。

“我知道了!”簡寧妥協,“我先回去,然後把衣服洗乾淨,再快遞給你。”

“那多麻煩。”

“你想怎麼樣?”

蕭衍看了眼手錶,“這個時間……反正我也冇事兒,這樣,我送你回家,然後你把衣服換下來給我。這是禮服,嬌貴著呢,得送去專業清洗的地方清洗,讓你洗,就你那手勁兒,還不得把衣服揉報廢了啊。”

真是麻煩!

簡寧皺眉。

蕭衍走到車邊拉開車門,“熱死了,趕緊進來!”

“……”

簡寧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咬咬牙,上了賊船……

哦,不!

賊車!事,什麼太子妃……全都是假的!”安暖暖怒了,一把把相框扔過來,“本姑娘是行走江湖的女俠,今天本姑娘就要抓住你這個采花賊!”“……”這劇本變得也太快了。蕭睿趕緊偏頭躲開相框,剛躲開,安暖暖就已經追到了跟前,她用力推他一把,蕭睿一時冇防備,真被她推了個踉蹌。下一秒,她推倒他,整個人騎在他身上,她得意洋洋,“小賊,看你往哪兒跑!”“……”明明是很曖昧的姿勢,蕭睿卻享受不起來,因為,剛纔安暖暖爬上來的時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