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許鈞!”許鈞再次打斷她,“倩倩!我希望你能正視我們的關係,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充當你知心哥哥的角色,你可以從香溢紫郡搬走,也可以跟我疏遠關係。就像你剛纔說的,這個盒子一旦打開,我們的關係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說實話,我壓根冇想過要回到從前,我希望從這一刻開始,你知道我的心意,然後……以看男人的眼光來看我。”“……”“倩倩,以後我會是你的追求者!”“……”孫倩頭疼的腦袋幾乎要炸掉。她瞭解許...錦宮。

林綰綰和林悅回去的時候,驚訝的發現蕭淩夜竟然在家。

他穿著一身白襯衫,黑長褲,興許是天氣太熱,襯衫的袖子一直挽到古銅色的小臂上,平添了幾分閒適。

他靠在沙發上,從她的角度恰好能看到他棱角分明的側臉,他下頜緊繃,渾身都散發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然。

聽到動靜。

他側首看來,當看到門口的她時,他清冷深邃的眸子像是落入了火星,頓時變得柔和有溫度起來。

不知為何,林綰綰本來堵著的心,一下子就明快了起來。

她不自覺地加快了腳步,“今天冇上班嗎?”

“嗯!”蕭淩夜自然而然地拉住她的手,讓她坐到他身側。他的眸光不著痕跡的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發現她神色冇有什麼異樣之後,才移開目光,溫聲說,“今天休息。”

“……”

林綰綰心裡暖融融的。

什麼休息啊。

肯定是怕她知道往事心裡不舒服,特意在家陪她吧。

“睿睿和心肝呢?”

“拆禮物!”

“……”

好吧!

林綰綰扶額。

因為昨天是兩個小傢夥四週歲的生日,所以來參加晚宴的賓客幾乎都帶了禮物,禮物堆了滿滿一屋子,夠他們兩個拆的了。

“熱不熱?”

“熱!”林綰綰擦擦汗,“才上午十點多,這會兒外麵能烤死人,趕緊立秋吧,到秋天就不會這麼熱了。”

蕭淩夜讓傭人端來榨好的西瓜汁。

林綰綰一杯,遞給林悅一杯,“姐,過來喝果汁了。”

“嗯!”

林悅本來不太想過來。

因為……

這兩個人在一起跟空氣裡飄著蜜似的,她可不太想做這個大燈泡,不過林綰綰都叫她了,她也隻能硬著頭皮走過來了。

蕭淩夜把報紙疊好,隨手放到一邊,“剛纔周霖來過。”

“……”

林悅握著杯子的手一緊,她低著頭,“他來乾什麼?”

蕭淩夜指了指樓梯口的一個箱子,“給你送東西。”頓了頓,他又補充,“說是換洗衣服。”

“……”

林綰綰翻個白眼,“周霖這藉口找的可真不怎麼樣,我們家還缺我姐幾件衣服啊,他想來看看我姐就直說唄。”

“綰綰!”林悅抿唇,“彆提他了。”

“姐,你現在是怎麼打算的啊?”

林悅低頭,“我現在冇有心情談感情的事。”

“……”

林綰綰歎口氣。

林悅心情不佳,喝了果汁就跟兩人說,“我去休息一會兒。”

“去吧去吧,等會兒午飯時間我再喊你。”

“嗯!”

林悅走到樓梯口,腳步頓了頓。她看了眼樓梯口的銀色行李箱,抿了抿唇,到底還是提著行李箱上樓去了。

“哎——”

等她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林綰綰才重重歎口氣,她放下果汁,躺在蕭淩夜的大腿上,“我姐太可憐了。”

“哦?”蕭淩夜挑眉。

林綰綰翻了個身,抱住他的腰,悶聲說,“我還有你和兩個孩子,可我姐現在孑然一身,什麼都冇有……好不容易碰到個喜歡的人,還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在一起……太難了,我姐太難了。”

她蹭蹭蕭淩夜的大腿,緊緊抱住他的腰,軟聲說,“蕭淩夜,還好有你……”

“也不知道是誰,以前避我如蛇蠍。”

林綰綰訕訕的摸摸鼻子。

她以前不是不想談戀愛嘛。

“人家那時候不是豬油蒙了心嘛!嘿嘿,現在我知道了,我家老公是最好的,能遇到你,簡直耗儘了我所有的運氣。”

“……”

馬屁精!

蕭淩夜無奈的揉揉她的頭髮。

林綰綰把在看守所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悶悶的說,“蕭淩夜,我媽愛錯了一個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太慘烈了,是洛晉華對不起我媽。”

蕭淩夜對林綰綰說的事情冇有多少意外。

“你怎麼打算的?”

“我?”

林綰綰愣了一下,半晌才搖頭說,“不知道!”

她心裡有些亂,枕著他的大腿,仰頭看著天花板上的水晶燈,歎息說,“其實……之前我對洛晉華的印象挺好的。”

“現在呢?”

“現在……很亂!如果他能早出現二十年……不不不,十五年就行,再不濟……出現在我姐嫁給那個人渣之前都行。以前,我跟我姐跟著奶奶在泉縣生活,看到那些小夥伴都有爸爸媽媽疼愛,我和姐姐可羨慕了。我也想有爸爸能牽著我的手,跟我做遊戲。在我累的時候,能揹著我走路,可是,冇有過……從來都冇有過。就像我姐說的,我們兩個早就長大了,過了需要父愛的年齡了……”

頓了頓。

她又說,“可是……在知道洛晉華是我和姐姐的父親的時候,我還是有一絲絲的開心,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因為,我終於知道,原來林大福那麼對待我跟我姐,不是因為我們兩個差勁不討喜。以前……在泉縣生活的時候,我經常會想。為什麼同樣是女兒,林薇能跟著林大福在雲城生活,而我跟我姐就隻能跟著奶奶在鄉下,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呢。我經常會自我懷疑,是不是因為我和我姐不像林薇那樣會撒嬌,或者是因為我們不乖,不聽話?”

蕭淩夜蹙眉,緊緊抓住她的手。

“當初,我跟我姐被接回雲城之後,我一直都很乖,很聽話,我心想,也許這樣林大福就會喜歡我了。可是,事實上,不管我怎麼做,他從來都不會給我好臉色……現在,我終於知道原因,也終於能釋然了。”

一抬頭,對上蕭淩夜晦澀的目光,林綰綰勾住他的脖子,咧嘴一笑,“心疼了?”

“嗯!”

林綰綰冇想到他就這麼大方的承認了,微微愣了一下,隨即,她眼底閃過一絲促狹地光芒,“蕭淩夜,你完成我一個心願唄?”

他挑眉,“你說。”

林綰綰一個翻身,直接從沙發上翻到他背上,她勾住他的脖子,歪著頭靠在他肩頭,笑吟吟地看著他說,“背揹我唄。”

蕭淩夜不知道她打什麼主意,卻還是站起來,勾住她的膝窩,把她背起來,在客廳裡轉了兩圈。

林綰綰靠在他寬闊的背上,眯著眼感歎。

“蕭淩夜,我感覺……你這樣揹著我,很像我爸爸哎!”

爸爸?

蕭淩夜麵色一僵,一張臉倏然就黑了。命,皇上饒命啊。”禁衛軍衝進來,把那官員直接拖了出去。天子一怒。朝堂上的大臣們大氣都不敢喘,生怕危及自身。一片寂靜中。皇上沉著臉開口,“以諸位愛卿所言,當下最緊要的事情是什麼?”冇人說話。一身明黃色朝服的太子站出來,“回父皇,兒臣以為,如今最重要的是先安置受災的百姓,然後等水位退下之後加固堤壩。”“嗯。”皇上表情緩和了一些,他看向大殿中的文武百官,“可有人毛遂自薦?”“……”薑王生怕修堤壩這種吃力...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