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不喜歡跟小朋友玩可以跟老師玩啊,老師懂的特彆多,能教你很多知識。”林睿還是不開心,低著頭悶悶不樂的說,“我一個人在家也挺好玩的,那些知識我早就學會了。”“呃……”林睿拉著林綰綰去了書房,他小小的身影穿梭在書架中,很快就把國內一到六年級的練習冊都找了出來。“這是……哪來的?”“我讓蕭叔叔給我帶的。媽咪你翻開看看!”林綰綰狐疑的找出一本六年級的數學練習冊,隨手翻了幾頁,立馬就震驚了。這熟悉的字體…...“……”

蕭衍生生抖了抖。

喜歡小綰綰?

特麼!

借他八個膽子他也不敢呐!

首先,小綰綰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其次……他惜命!

特麼!

阿胤就是因為喜歡小綰綰,現在還在M國,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

“蕭衍……你也被那個狐狸精勾引了?”

“彆一口一個狐狸精,說的也太難聽了!媽,我奉勸你,當著我哥的麵你千萬不能這麼說,要不然我哥跟你翻臉你可彆怪我冇有提醒你。”

“他敢!!”

嗬嗬!

蕭衍笑笑冇說話。

他拉著薑寧的手,苦口婆心的勸她,“媽!你說你都一把年紀了,到了含飴弄孫的時候了,你還操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乾嘛?不是討人嫌嗎!隻要你接受了小綰綰,不但多個兒媳婦還能多個孫子,以後我哥一家子來看你和我爸,熱熱鬨鬨的多好。”

薑寧臉色一變,冷冷的甩開他的手,“閉嘴!她林綰綰想進蕭家的大門,做夢!”

“嗬嗬……”

“你笑什麼?”

“你以為人家想進咱們家的門呢。”蕭衍攤攤手,“媽,我這麼跟您說吧,從我哥跟小綰綰認識到現在,人家小綰綰對我哥一直都是排斥態度,是我哥辛辛苦苦費勁手段追人家的。”

“她那是欲擒故縱!”

蕭衍誇張的叫起來,“媽呀!我哥第一次跟人家見麵就求婚了!求婚哪!您覺得有女人能欲擒故縱到拒絕我哥的求婚?”

“……”

薑寧更怒了!

林綰綰!

果然是個狐狸精。

竟然能讓淩夜見她第一麵就跟她求婚!

“媽……”

“夠了!”薑寧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大手一揮,“我就把話放在這裡,隻要我活著一天,她林綰綰就彆想禍害我的兒子!”

……

雨,越下越大。

越野車沉默的在雨中狂奔,道路兩旁的樹木不停的後退,雨下的太大,雨刮器一秒不停的颳著,在車燈的照射下才勉強看得清道路。

車子裡。

氣氛僵冷。

林綰綰神色緊張的盯著前方,蕭淩夜坐在她身邊,抿著唇,同樣一言不發。

車子越開越快。

很快,車子從郊區開到了郊區邊緣,郊區的邊緣是山。

七拐八拐之後,車子竟然順著山上的水泥路,直接開了上去。

天色暗沉。

車燈明晃晃的打在前方,林綰綰渾身緊繃。

半晌。

蕭淩夜終於開口。

“睿睿不會有事的。”

“……”

“我媽不是心狠手辣的人。”

“……”

“就算你不答應她的條件,她也不會對睿睿怎麼樣。”

林綰綰握緊拳頭,聲音冷冷的,“她綁了睿睿是事實。”

“我冇有替她開脫的意思,這件事的確是她不對。”

林綰綰想笑。

是她不對!

一句輕飄飄的是她不對,就能彌補她的傷害嗎?

從知道睿睿失蹤到現在,她一顆心像是被架在火堆上烤,睿睿才三歲,被人綁架,關在某一處地方,不知道綁架的人接下來要把他怎麼樣,他還那麼小,他該多害怕?

她都不敢想。

現在,她隻盼望早點見到睿睿,早點讓他知道,他安全了!

“綰綰……”

“蕭淩夜,我現在很累……不想說話。”

蕭淩夜暗沉的眸子像是湧入了漩渦,變得十分幽深。

他果然不再說話。

林綰綰停止背脊,直視前方。

她知道她的態度不好,可能會傷害到蕭淩夜。

可是。

原諒她,她現在實在冇辦法心平氣和的跟他說話。

她承認,她是在遷怒他。

睿睿被綁架的事情雖然不是他做的,可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睿睿雖然不是他綁架的,卻跟他有分不開的關係。

“吱——”

車子突然來了個急刹車。

林綰綰差點撞到駕駛座的座椅,蕭淩夜也因為慣性身體前傾了一下,他很快穩住身形,“發生了什麼?”

“二少對不起!前麵的公路上突然冒出一個小孩子!”

小孩子?!

林綰綰順著車燈打的方向看過去,一看之下,心神俱顫。

“睿睿!”

前方!

車燈下!

滂沱的大雨中,一個小男孩正搖搖晃晃的站在路中央,他渾身濕透,滿身都是泥水。車燈的光芒太強,他側著身,雙手遮住眼睛。

儘管冇看到臉,可林綰綰依舊一眼就認了出來。

那是睿睿!

是她的睿睿!

林完綰髮瘋一樣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下去,剛下車,冰涼的雨水澆下來,她渾身立馬濕透。

她顧不上那麼多,衝到車子前方。

“睿睿!”

林綰綰捧住他的臉頰,“睿睿!睿睿……”

“媽……咪?”

豆大的雨點砸下來,砸的睿睿睜不開眼睛,聽到熟悉的聲音,他聲音裡滿是不確定。

“是媽咪,是媽咪來了,對不起……媽咪來晚了!”林綰綰看著狼狽的孩子,眼淚控製不住的掉下來,“對不起……是媽媽冇有保護好你。”

林綰綰用力抱住林睿,雨水的沖刷下,他渾身竟然是滾燙的。

他發燒了!

林綰綰大驚,“睿睿!”

“媽咪……”

“媽咪在,媽咪在這裡。”

“痛!”

“哪裡痛?”

“全身……都好痛。”

不等林綰綰再說什麼,小傢夥身子一軟,就倒在了林綰綰的懷裡。

“睿睿!!”

他徹底昏迷了過去。

與此同時,母子倆上方突然出現了一把雨傘,蕭淩夜眸光沉沉,“先上車!”

對!

上車!

去醫院!

林綰綰抱起林睿,可腿一軟,她差點把孩子摔出去。

林綰綰大驚。

幸好。

蕭淩夜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穩住了她的身子。

他抿緊嘴唇,一言不發的從林綰綰手裡把林睿接過來。

“不!”

林綰綰抱的緊緊的,彷彿一鬆手孩子就會消失不見。

“你會摔到他。”

“不會!”

林綰綰站直身體,倔強的抱住林睿,大步上了車。

身後。

蕭淩夜麵色暗沉。

他隻停頓了一秒鐘,就大步跟了上去。

三人身上都淋了濕透。

司機馬上送來一條乾浴巾。

“二少,車上隻有一條浴巾了……”

蕭淩夜毫不猶豫的把浴巾遞給林綰綰。

林綰綰彆過頭,“我不需要!”

“彆賭氣!睿睿在發燒,先把他的濕衣服脫下來,用浴巾裹起來,他會暖和一些。”

對!

睿睿需要。

林綰綰不敢遲疑,趕緊脫掉睿睿的衣服。

可隨著她的動作,她馬上繃不住了。

睿睿全身是傷。

胳膊上!

腿上!

全都是擦傷!

尤其是腳。

腳下的鞋子隻剩下一隻,右腳上隻有一隻襪子,而此時,襪子上滿是泥巴……隱隱的,泥巴上還有斑駁的血跡。

血!

林綰綰臉色驀然慘白。綰綰已經窩在沙發上睡著了,她還穿著那身紫色的緊身晚禮服,窩在沙發裡,為灰色的沙發添了幾分色彩。他緩步走過去,蹲在她身邊。“綰綰?”林綰綰皺著眉頭,閉著眼小聲咕噥,“困……”“洗漱了再睡。”“不要……”蕭淩夜無奈。總不能讓她真這麼睡了,穿著這種衣服睡一覺,明天起來肯定渾身難受。他彎腰,把她打橫抱起。“唔……”林綰綰自然而然地勾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胸口,小臉在他胸口蹭了蹭,然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睡的更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