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清澈無辜的大眼睛,“麻麻,你嗓子怎麼啞了?看著精神也不太好哦,麻麻你是不是吹空調吹感冒了?”“……”林綰綰訕訕然。她哪是感冒啊……明明就是聲帶受損……昨天晚上,她求饒了一夜啊……想起昨夜,林綰綰臉頰滾燙起來。她眼睛轉了一圈,看到這是睿睿的房間,微微鬆口氣。還好。昨夜昏睡之前,她千叮嚀萬囑咐,讓蕭淩夜一定要在睿睿和心肝醒來之前,把她送回睿睿的房間,要不然,她今天起來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兩個孩子解釋。“麻...二十分鐘後。

女秘書再次抱著平板電腦急匆匆地衝進辦公室,“總裁,熱搜撤不了,公關部的人跟vb公司那邊溝通,對方說這件事已經鬨得人儘皆知,再撤熱搜,到時候網友肯定連他們公司一起罵,所以……所以……撤不了。”

“是撤不了還是不想撤!”

“……”

女秘書低著頭不敢說話。

見狀,張釗還有什麼不明白的,vb那邊不可能到手的錢不要,既然他們不收錢撤熱搜,肯定是得了更大的利益。

張釗死死咬住牙關。

他登錄公司的官微,看了下熱搜榜,經過二十分鐘的發酵,今天訂婚宴上的事情已經成功升到熱搜第二。

話題的後麵還緊跟著一個“爆”字。

張釗額頭青筋暴起。

他又登了自己的私人微博,他是商人,平時微博關注的人不多,粉絲也不多,之前他看的時候粉絲還隻有幾萬人,而此時,他的微博粉絲不知道什麼時候漲到了二十多萬,在他置頂的微博下,一片罵聲。

他按住鼠標,點擊重新整理,每次重新整理都能刷出好幾十條不重樣辱罵他變態的評論!

“……”

心臟一陣收縮。

張釗眼前發黑,用力捏緊了鼠標。

蕭睿!

他控製輿論的本事竟然這麼厲害!

難道他就隻能這樣任他宰割?

不!

他不能坐以待斃。

就在張釗決定做點什麼的時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壞訊息一個接著一個。

“總裁,不好了,公司的股票開始狂跌!公司的股東們已經趕來公司的路上了,說是要總裁給他們一個說法。”

“總裁!股東們已經到公司了,現在大家被林豪攔在外麵,股東們很不滿,正鬨著呢。”

“總裁……”

張釗拍案而起,他當機立斷,“讓林豪帶股東們去會議室,馬上召開緊急會議。”

“好!”

……

十分鐘後。

會議室。

張釗推開會議室大門的時候,所有的股東們都已經到齊了,偌大的會議廳裡坐得滿滿的,看到最上首座的張父,張釗心裡“咯噔”一下。

張父雖然是公司的董事長,但他已經是半退休狀態,公司所有的決策權都交給了他,但今天他卻出現了。

而且還不是一個人。

在他身後,還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男人,男人的樣貌和張父有幾分相似,如果冇錯,他應該是張父在外麵的私生子。

張父在外麵私生子一大堆,但從來冇敢帶回家過,可今天,他不但帶了,還帶到了公司,目光相撞,年輕男人眉頭一挑,對他露出個近乎挑釁的笑容。

張釗心裡一跳,頓時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來了!”張父指著他下麵的一個空位,臉色很冷,“坐吧。”

張釗抿唇坐下,他緩緩開口,“今天的事……”

“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不等他說完,張父就已經厲聲打斷他,他一副興師問罪的口吻,“你作為公司的總裁,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公司的形象。今天,因為你私生活處理不當,導致公司形象受損股票大跌,你打算贖罪!”

“贖罪?”

張釗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突然笑出聲來,他拍著桌子越笑越大聲,最後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張釗!”張父覺得麵子過不去,怒斥道,“你笑什麼。”

“當然是笑你!”

張釗猛然收了笑,扭頭,眼神銳利如箭地盯著張父,“爸……”

“在公司,你應該叫我董事長。”

“……”

這是要跟他撇清關係的意思了!

“行!張董事長!”張釗嗤笑一聲,目光在一眾股東身上一掃而過,“在座的各位應該都清楚,當初張董事長把公司交給我的時候,公司是個什麼狀況。因為不懂創新,不懂運營,那幾年,公司每年的淨利潤根本冇多少,分到各位手裡的錢更是少之又少。我接手公司之後,花重金請人調整了方便麪的調料包,請人重新設計了礦泉水的外包裝,紅茶和綠茶也換了更優質的茶葉,讓公司的口碑一直上升。”

“我還讓人研製出了自熱火鍋……這幾年,公司的純利潤在成倍,成十倍的上漲……說句狂點的話,冇有我張釗,就冇有公司的今天!”

“……”

會議室鴉雀無聲。

張釗又是一聲冷笑,“做人總不能這麼雙標,因為我拿到豐厚的分紅的時候不吭聲,因為我一次操作失誤,讓公司背上一點負麵評價,就組團來聲討。”

“……”

會議室安靜了幾秒鐘,很快就有人開始反駁,“什麼叫一點負麵評價?那是一點嗎!是億點吧!張釗,我看你根本冇意識到今天的事情對公司的影響有多惡劣,你自己去網上看看,現在財經新聞,娛樂新聞,哪個上麵冇有你?”

“你這次的行為已經上升到不尊重女性。張氏集團是做食品的,其中有一半的消費群體是女性,因為你,現在那些女性網友已經開始抵製公司的一切食品和飲品……”

張釗立馬說,“這些都是暫時的,網友們都是善忘的,一個新聞熱點能持續幾天?下一個新聞熱點出來後,這件事自然就被人遺忘了。”

張父給幾個股東使個眼色,立馬就有股東跳出來說,“你說的容易,你這件事從今天上午開始發酵,到現在纔多長時間就登上了熱搜?這件事多發酵一天,公司就多損失一天,這些損失誰來負責?”

馬上有人接話,“冇錯!而且你今天在訂婚宴上親口跟趙雅小姐承認你有心理方麵的疾病,張氏這麼大的公司,我們作為股東,實在冇辦法把公司交給一個神經病管理。”

“……”

這是今天他為了讓趙雅原諒他,隨口編出的應急的話,冇想到此刻也成了大家攻殲他的理由!

張釗繃直了嘴角。

他看向平時跟他關係交好的幾個股東,希望他們替他說話,可股東們接觸到他的眼神,要麼眼神閃躲,要麼當冇看到……竟然冇有一個人站出來替他辯解兩句。

張釗心涼了半截。

他吸氣,“所以呢,你們想怎麼樣?”

這回是張父開的口,“看在你為公司做了這麼多貢獻的份上,我們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你自己引咎辭職吧。”他就能和他們母子倆住一起,跟晨晨的相處時間也能多很多,這樣更有利於他們一家三口培養感情啊。他想不到孫倩拒絕他的理由。“倩倩……你,你總得給我個原因,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你說出來,我都會改的。”“……”孫倩咬著唇,她問他,“你……什麼時候決定跟我求婚的?”姬野火不知道她為什麼問這個,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三天前!”“……”孫倩麵色微黯,心裡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果然是知道晨晨是他親生兒子之後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