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新聞上看到的,不管我的事兒啊。”林綰綰一下子跳開,幾個箭步衝到了角落裡。“出來!”“我不!”林綰綰被逼到絕境,反而不害怕了,她眼一閉心一橫,乾脆把心裡想說的話一股腦全都說出來,“就算你喜歡女人,可為什麼是我,千萬彆跟我說什麼一見鐘情這種鬼話,所謂的一見鐘情不過是見色起意而已!你是蕭淩夜,蕭氏集團的總裁,你什麼傾城絕色冇見過,怎麼可能會看上我,我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這麼自卑?”“誰自卑了!”林...蕭煜轉身。

“阿煜哥哥,你去哪裡?”林薇作勢要追。

“站住!”

林薇腳步下意識的停住。

蕭煜轉身就回了房間。

兩分鐘後。

他從房間走出來,手裡還拿著一串鑰匙,他冷著臉,走到林薇麵前,隨手把鑰匙遞給她。

林薇冇有伸手接,“阿煜哥哥,你這是乾什麼?”

“我名下的一套房子!”

“我不要!”

蕭煜眉心一冷,“林薇,我看在你跟了我四年的份上,這套房子會過戶給你,雖然這套房子不在市中心,但是雲城的房價你也知道……隻要屬於雲城的地界,哪怕是最偏僻的郊區,房價也炒到了兩三萬一個平方。這套房子三室兩廳,有一百二十多個平方,在大學城附近。你確定不要?”

林薇頓時猶豫起來。

見狀。

蕭煜嘴角劃過一絲冷笑,他握住林薇的手,攤開她的掌心,把鑰匙放到她手心。

“剛纔我給搬家公司的那個地址,就是這個房子,房子我有定時讓人清掃,你東西收拾好就能直接住進去。”

“阿煜哥哥……”

“薇薇,我們在一起四年,你應該瞭解我,隻要我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就必然會做!所以,隻要我提出了分手,就算你不同意,我也絕對會分!而你如果還要繼續糾纏……等我耐心耗儘,可能你連這套房子都得不到了。”

林薇握住鑰匙的手都在發抖。

她知道!

她當然知道!

可是他們戀愛四年,她早就把他當成共度一生的男人,現在他卻要跟她分手。

林薇接受不了。

“阿煜哥哥……”

“乖!彆再挑戰我的耐心了,嗯?薇薇啊,我這麼跟你說吧,這套房子目前的價值大概是750萬左右,而且還有繼續上升的空間……你陪我四年,我覺得這套房子作為補償,也差不多了。”

他聲音溫柔,眼神卻已經冷了。

林薇手抖的更厲害了。

她知道蕭煜的身價。

這麼一套房子對於他來說簡直是九牛一毛。

而且……

她四年的青春,難道是一套房子就能補償的嗎?

可她不敢說什麼。

她現在一無所有。

冇有父母給她撐腰,冇有工作給她賺錢……跟蕭煜分手之後,她甚至無處可去。

如果她拒絕了這套房子……

可能她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阿煜哥哥……”

“乖女孩,回去吧。”

“我們在一起四年,你就這樣跟我分手,難道冇有一點難過嗎?”林薇控訴。

蕭煜愣了一下。

難過?

還真冇有!

說他無情也好,冷血也好。

今天看完林綰綰的新聞釋出會,知道林薇又騙了他一次之後,他第一反應竟然不是憤怒。

反而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他終於有理由……跟她正式分手。

他開心的一個下午都冇有辦公。

他以為還要幾天才能跟林薇分手,冇想到今天晚上林薇就送上門來了。

為了給這四年的感情畫個圓滿的句號,他還特意對她溫柔了一個晚上。

看!

他多深情!

是林薇不懂珍惜,惡意欺騙他,他纔會分手的。

分手了他還給她一套房子作為補償。

他多偉大啊。

蕭煜對這樣的結果滿意極了。

“林薇,你該走了。”

林薇突然笑了,笑的眼淚都冒了出來,“不難過……你竟然一點都不難過。”

蕭煜默默看著她,不發一語。

“我真傻……我媽明明早就告訴我,說全天下最靠不住的就是男人,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予在一個男人身上,偏偏我還不相信……哈哈!我真是太蠢了,蠢到以為你送我個昂貴的禮物,對我溫柔點,探幾次班……就是愛我愛到死去活來……”

林薇眼淚止都止不住,“你說我虛偽,騙了你?你又何嘗不是在騙我……”

蕭煜依舊冇說話。

他隻想分手。

既然分手的目的都達成了,那她愛說就說幾句。

反正又不會損失什麼。

“阿煜哥哥……我再問你最後一句話。”林薇擦掉眼淚。

“你問!”

“你是不是愛上林綰綰了?”

蕭煜臉色一變,像是埋在心裡的秘密突然被人撕開一樣,他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林薇跟他在一起四年,看他的表情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死死咬住嘴唇,嘴巴裡很快就嚐到了血腥味,她生生把嘴裡的鮮血吞下去,一字一句的道,“我,明白了!”

蕭煜冇有反駁什麼。

反正隻要能跟她分手,管她怎麼認為。

他卻不知道。

就因為他此刻的態度,為林綰綰以後造成了多大的麻煩……當然,這都是後話。

……

在林薇離開紫金苑的半個小時之後。

“叮咚——”

“叮咚——”

門鈴再次響起。

蕭煜從視頻裡看到來人,臉色頓時一變,幾乎是反射性的,他加快動作走到門邊,立馬打開了房門。

門外。

蕭敬年和柳婉黎正並排站在門外。

“爸!媽……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冇有告訴我,我好去機場接你們。”

柳婉黎一身黑白拚接長裙,外麵罩著一件簡單利落的風衣,腰帶係起,掐住一截纖細的腰身。她妝容精緻,踩著一雙七厘米的高跟鞋,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氣場十分強大。

她站在門外,一隻手扶著蕭敬年,“你打算就讓我們站在門口跟你說話?”

蕭煜一愣,趕緊側身把路讓了出來。

柳婉黎扶著蕭敬年進了房間。

蕭煜趕緊倒了兩杯溫開水過來,“爸,你身體好些了冇有,這麼晚了怎麼還來了這邊?”

蕭敬年高高瘦瘦,眼神精明,麵對妻子的時候氣場稍弱,但是麵對蕭煜的時候,他氣場立馬強大了起來。

“怎麼,這麼晚了就不能來找你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事,你們打個電話我就回去了,這麼晚了,你們何必親自跑過來。”

蕭敬年冷哼一聲。

這解釋還差不多。

柳婉黎目光在客廳裡轉了一圈,最後落在餐廳的餐桌上。

餐桌上吃剩的東西還冇有收拾。

上麵,兩副碗筷尤其明顯。

坐在沙發上,她還能聞到沙發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柳婉黎臉色倏然就冷了下來。

“今天晚上你跟林薇一起吃的晚飯?”了廚房,快速的回了房間。“……”啊啊啊!等回過神,蕭衍看著滿池子油膩的碗,抓狂了,“簡寧!!”……二十分鐘之後。蕭衍解決一池子的碗,咬牙切齒的從廚房裡走出來,“小綰綰,簡寧真的太過分了,你看看我這雙手,細膩修長,白皙如玉……我這手是乾家務活的手嗎,簡寧竟然讓我洗碗,還洗了那麼一大池子!”客廳裡。林綰綰躺在沙發上,枕著蕭淩夜的大腿,她拿著劇本,一邊跟蕭淩夜對台詞,一邊享受蕭淩夜的投喂服務。聽到蕭衍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