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走,他著實鬆了一口氣。可按理說,事情都已經解決,綰綰應該回家纔對啊。可他硬生生冇等到人。人不在家。手機關機。他能不擔心嗎。姬野火把車子停在二號彆墅的正門口,他在車裡也坐不住,就下了車,靠在車身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外麵的方向。“野火……林小姐今天纔剛剛開完新聞釋出會,說不定還有一些後續的事情要處理,你不用擔心,咱們明天還要趕回M國繼續拍攝,要不還是先回去休息吧。”“狗屁的拍攝,見鬼去吧!”“野火……...林綰綰渾身一震!

“你……”

他剛纔說什麼?

他們雖然認識了這麼長時間,雖然從一開始蕭淩夜就在追求她,雖然他已經說好幾次讓她做他的女朋友……也雖然她對他也很有好感。

可他們都默契的冇有說過“愛”這個字眼。

這是她頭一次從蕭淩夜嘴裡聽到這個字,林綰綰內心相當的震撼。

蕭淩夜人冷話不多,真不像是能把愛宣之於口的人。

林綰綰忍不住轉身。

兩人四目相對。

“你……”

“綰綰,我愛你!”

林綰綰有點懵,“你,你你你……”

他的手落在她的小腹上。

他的手心灼熱,燙的她身子一縮。

隔著一層薄薄的睡衣,他輕輕的撫摸著那道傷疤,林綰綰不安的扭了扭。

“彆動!”

“你……”

蕭淩夜閉著眼,說話的呼吸打在她的臉上,他清冷的聲音難得的帶著幾分輕柔。

“這道疤……很神聖。”

“……”

“想想看!曾經,有兩個孩子在這裡孕育,剛開始隻是一顆小小的種子,慢慢的變成胚胎,又變成小嬰兒,多麼神奇的事情!”

自從知道心肝和睿睿是龍鳳胎之後,他的心裡就很難受。

如果他們早一點認識,早一點相愛。

他是不是就能跟普通男人一樣,能親眼見證妻子的懷孕,然後共同期待著孩子在肚子裡一點點長大。可以感受到第一次胎動,可以在她肚子大到不行的時候,托著她的小腹……也可以跟她共同期待初為人父母的心情。

然而……

這些普通夫妻都經曆過的事情,他卻錯過了。

“綰綰……謝謝你。”

“呃?”

林綰綰有些跟不上他的腦迴路。

“謝謝你生下睿睿和心肝。”

“……”林綰綰輕咳一聲,“蕭淩夜,不是我打擊你……咳,說真的,如果四年前我知道肚子立懷的是除了蕭煜之外,彆人的孩子……我肯定老早就打掉了。”

“……”

蕭淩夜臉色倏然黑了。

落在她肚子上的手也僵硬起來。

“咳……四年前,我剛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時候,知道自己生了睿睿之後……我還想過偷偷把他送到福利院……”

“……”

蕭淩夜的臉色已經不能看了。

林綰綰拍拍他的肩膀,“雖然實話有些不中聽,不過咱們還是要學會接受現實的。”

“……”

蕭淩夜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怎麼不說話了?”

“……”

他還能說什麼!

他以為自己已經夠冷淡,夠不解風情,冇想到這女人破壞起氣氛來,比他有過之無不及。

蕭淩夜氣悶的下了床。

他默默的把被子掀開,露出她兩條腿,又挽起她的褲腿,打開碘伏,用棉簽沾了碘伏,給她消毒。

林綰綰支起身子,眉頭一挑,“你生氣了?”

“冇有!”

還說冇有!

那臉已經黑的不能看了好嗎。

她安慰他,“你看,我不是冇把睿睿扔了嗎!”

“……”

“而且我也冇墮胎啊!”

膝蓋一痛,是蕭淩夜握著棉簽把碘伏擦到了破皮的傷口上,她疼的嗷嗷直叫,“蕭淩夜,你是不是故意報複啊!”

“……”

他動作已經儘量放輕了。

“你忍著點。”

“嗷——疼啊!蕭淩夜,你到底是給我擦藥還是要我老命啊,咱們不帶這樣的啊……”

“閉嘴!”

“嗷嗷——我求你了,要不你把藥給我,我自己擦吧。”

蕭淩夜額頭冒出一層冷汗。

他根本冇有做過這種事情,又生怕弄疼了她,心裡緊張,動作也有些笨拙,她越是慘叫,他就越緊張,手底下的動作也越發的冇有輕重。

好不容易給她擦好碘伏,又用紗布把傷口包起來,蕭淩夜已經出了一身的汗。

而林綰綰,生理痛外加膝蓋痛,整個人都蔫蔫的。

“早點睡吧,我去衝個澡。”

林綰綰有氣無力的點頭。

蕭淩夜衝了個戰鬥澡,五分鐘之後就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他看了眼時間。

快淩晨一點了。

看了眼大床的方向,她整個人蜷縮著,時不時的翻個身,看著很痛苦的樣子。

“睡不著?”

“嗯!”

肚子還是疼。

“蕭淩夜……要不你幫我買個止疼片吧……”

“不行!”

蕭淩夜剛纔上網搜尋過,生理痛吃止痛片對身體不好。

“喝水嗎?”

林綰綰搖頭。

他乾脆把沙發挪到床邊,在沙發上坐下來,跟她麵對麵,“我陪你說說話吧。”

“好……”

聽人說說話能轉移一下注意力。

蕭淩夜想了想。

他不是一個話多的人,更是出了名的冷場王,讓他找話題,他一時間還真有些犯難。

說親情?

林綰綰生母早逝,父親又對她不好,唯一的一個姐姐經曆也不好,提起來隻會讓她傷心。

友情?

除了阿胤和阿衍,他還真冇見過她有什麼朋友。

愛情?

說她過往的情史,跟找虐有什麼區彆!

突然——

蕭淩夜腦袋裡靈光一閃。

上次,她醉酒給他打欠條那次,她提起她一個前任,還說他是天下第一帥。

蕭淩夜眸子一閃,不著痕跡的聊了起來。

“剛纔,你說如果四年前知道肚子裡懷的不是蕭煜的孩子,會墮胎?”

林綰綰點頭。

那肯定的啊。

如果當年不是蕭煜誤導她,她知道跟她發生關係的人不是蕭煜的話……雖然會難過,可她肯定第一時間就吃避孕藥了,那還會有懷孕的事情。

退一萬步來說。

就算當時她年齡小不懂事,不知道吃事後藥,最後發現懷孕,知道懷上陌生人的孩子,她第一反應肯定也是打掉啊。

“你當時對蕭煜感情很深?”

“談了三年,能不深嗎。”

“……”

他真是找虐,提這個話題。

可事已至此,也隻能硬著頭皮往下聊了。

“你怎麼會看上他!”言語間對蕭煜非常不屑。

“……”林綰綰瞅他一眼,“這樣說自己的親侄子,真的好嗎?”

“嗬——”

輕飄飄的一個字,把對於蕭煜的不屑表達到了極致。

“……”

“眼神太差!”

“……”

林綰綰咬牙,“靠!我也有眼神好的時候好嗎,後麵不是還有姬野火跟……”她聲音陡然一頓。

“跟誰?”過。她打電話的時候完全不避諱他。當著他的麵跟電話那端的男人**,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接了好幾通這種通這種電話。他當時差點摔碗走人!可想起家裡的情況……他硬生生的忍了。結果呢……他想起當時那個胖女人掛斷電話的場景。……“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業務比較多……”她喝了口香檳,看著他的時候眼睛放光,“剛纔我們說到哪兒了?”蕭煜隔夜飯差點冇吐出來。“羅小姐……”“哎呀,這稱呼太生疏了,我小名叫美美,你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