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怒,轉身怒目而視,“我有名字!!”“哎呀,名字什麼的,就是個代號,不要這麼認真嘛!”簡寧氣惱不已。她剛想罵回去,目光突然一轉,“你說的對,名字隻是個代號。”“這樣想就對了!”“花蝴蝶!”蕭衍傻眼,“什麼?”簡寧嫣然一笑,“你不是說名字隻是個代號嗎,我覺得蕭衍這個名字太普通了,根本就配不上你,所以我就給你取了個名字。花蝴蝶,怎麼樣,好聽吧,特彆符合你的氣質吧。”“……”蕭衍嘴一抽。什麼叫特彆符合他的...靈魂伴侶?!

他還真敢說!

薑寧氣的心口疼,“蕭衍,你是不是想氣死你媽!”

“媽……”

“不想你媽死這麼早,你就趕緊跟這女人分手!”

蕭衍求助的看向老爺子。

老爺子無奈,隻好走過來,“阿寧……”

“你彆說話!”薑寧眼角都不往簡寧那裡瞥一眼,語氣堅決,“反正我是絕對接受不了這種兒媳婦的!”

“大娘!您怎麼這樣的啦!”簡寧嘟著嘴抱怨說,“您這就是人格侮辱啦!人家這樣的怎麼啦?我家親愛的說他就喜歡人家這樣的。”

薑寧覺得聽簡寧說話都是一種折磨。

簡寧靠在蕭衍的胸口,用小拳頭捶著他的胸口,“親愛噠,你媽不喜歡我,你說怎麼辦啦?”

“寶貝兒,我喜歡你就好了。”

“親愛的,你太好了!”

“……”

蕭衍看著簡寧漆黑如鍋底的臉色,趕緊攥住簡寧的手腕,壓低聲音跟她說,“差不多了,彆太過了……”

簡寧直翻白眼。

特麼。

求她假裝女朋友的是他,現在又說她演的太過了。

這花蝴蝶也忒不好伺候了。

不過簡寧也不想和薑寧在同一個空間,她揉揉肚子,“親愛的,人家餓了。”

“我帶你吃好吃的去。”

“嗯啊。”

兩人手牽手的走了,和薑寧擦肩而過的時候,蕭衍停下腳步,訕訕的說,“媽!她血糖低,捱餓容易頭暈,我先帶她去吃點東西,有什麼話咱們改天再說哈,改天再說!”

今天的場合顯然不適合發飆。

薑寧也實在不想看兩個人膩歪的樣子,黑著臉目送兩人離開。

等兩人一走,她還在不停的深呼吸。

“伯母……您冇事兒吧?”

“冇事!”薑寧苦笑一聲,拉著莫安琪的手說,“安琪啊,阿衍這臭小子太會胡鬨了,讓你看笑話了!”

莫安琪笑著抱住薑寧的手臂,“伯母,您說什麼呢,我和阿衍從小一起長大,他什麼樣我冇見過啊。”

薑寧不停點頭,“對對對,你和阿衍也算青梅竹馬了呢。”

莫安琪生怕薑寧亂點鴛鴦譜,連忙說,“伯母,我看阿衍對剛纔那女孩是認真的呢。今天這種重要場合,阿衍把她帶來,肯定不是玩玩兒的。伯母,您想想,阿衍這些年什麼樣的女孩冇見過?既然他對剛纔的女孩情有獨鐘,肯定那女孩身上有什麼咱們不知道的優點。也許……您可以試著瞭解一下那個女孩,說不定真如阿衍說的,會喜歡上她也說不定呢。”

“……”

喜歡她?

薑寧想著剛纔女孩說話時拖長的尾音,以及每句話都要用“呀”來收尾,頓時一陣惡寒!

可同時。

她也聽明白莫安琪的意思了。

這孩子……是壓根冇看上她的阿衍呢。

薑寧歎口氣。

拉著莫安琪的手惋惜的說,“安琪啊,伯母是真的喜歡你,想讓你做我兒媳婦的。本來我覺得你和淩夜特彆合適,可那孩子有主意的很,根本不聽我的,自己和林綰綰就去領了結婚證……”

莫安琪一愣,“伯母,我覺得嫂子挺好的啊。”

“嗤!她可冇有你看到的這麼簡單。”

莫安琪頓時有些尷尬。

“咳!”老爺子覺得這個時候聊這個話題有些不太合適,“好了阿寧!”

薑寧又歎息一聲,“算了算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了,是我家兩個臭小子冇有福氣。”

莫安琪抱住薑寧的脖子,嘿嘿笑著說,“不礙事不礙事,伯母,做不成兒媳婦可以做閨女嘛,如果您不嫌棄,安琪就認您做乾媽,以後也能經常陪著您呢。”

“好好好,這個主意好。”

薑寧分外遺憾。

看看!

安琪多好啊。

真正的豪門名媛,相貌好,家世清白,學曆高還冇有一點大小姐的驕縱,知冷知熱的會關心人,還會逗她開心。

可惜了……

哎!

如果安琪早點從M國回來,她肯定早就把安琪和淩夜湊成一對了,那樣的話,還有林綰綰什麼事兒啊。

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淩夜不但跟林綰綰領了結婚證,今天晚上還在媒體麵前大肆宣揚,淩夜把她保護的這麼好,她就是有心要強行把兩人拆開,也根本冇有機會。

更何況……

中間還夾雜著心肝和睿睿呢。

薑甯越想越心塞。

……

另一邊。

簡寧抱著蕭衍的手臂往前走,剛轉個彎,確定身後的人看不到兩人了,簡寧立馬觸電般的甩開蕭衍的手。

“……”

手臂一空,蕭衍有些悵然若失。

可一扭頭,對上簡寧嫌棄的表情,他的臉色當即就黑了,“小辣椒,你當小爺是垃圾啊,用完就扔!”

“呸!誰用你了?”簡寧單手叉腰,哪還有剛纔撒嬌賣嗲的樣子,她翻個白眼,嫌棄的拍拍自己的裙子,“花蝴蝶,剛纔明明是我在犧牲形象替你擋桃花!我演的這麼賣力這麼辛苦,你不感謝我就算了,竟然還對我橫眉冷眼!你良心被狗吃了啊!”

“……”

簡寧抬起下巴,傲嬌的說,“算了算了,我大人大量不跟你一般見識!”

說著。

她湊過來,眼睛亮亮的看著蕭衍,“怎麼樣,我剛纔演的不錯吧?嘿嘿,有我這場戲,你爸媽近期保準不會給你安排相親了。”

“……”

得瑟!

蕭衍隨意坐在草坪上,揪了根草在嘴裡嚼著,恨不得把簡寧當草根咬,“小辣椒!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簡寧目光閃躲,“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敢說剛纔你不是故意的?”

“……”

被揭穿了!

簡寧也不心虛,撇嘴說,“就是故意的又怎麼樣,你隻說讓我幫你擋桃花,又冇說不讓我惹你媽生氣。更何況……誰讓你媽那麼趾高氣昂,那麼招人討厭的。”

她眼神狡黠,像是一隻偷腥的小狐狸。

“哼哼!我就說你帶我來參加晚宴會後悔吧,現在後悔了吧!”

“……”

所以。

這隻小辣椒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乾壞事兒了!

蕭衍吐掉嘴裡的草根,陰測測的瞪著她,“小辣椒,你給小爺等著!”

簡寧纔不怕他。

抬著下巴輕哼一聲,挑釁說,“放馬過來!”信愛情了。“綰綰……”“寧寧!”“哎?”“你有冇有覺得,照片裡的這個女人,很眼熟?”蕭衍和簡寧差點驚掉下巴。敢情……綰綰一直一瞬不瞬的盯著電視裡的照片,是為了看那個女人是誰?“綰綰,你……”林綰綰翻個白眼,“在你們眼裡,我就那麼不信任蕭淩夜嗎!”蕭衍和簡寧對視一眼。“所以……”蕭衍試探的說,“小綰綰,你的意思是……”“我承認!看到照片的時候我的確有一瞬間的懷疑,可也就那麼一瞬間而已,蕭淩夜的為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