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以你對郝叔的瞭解,你覺得他會把人藏到哪裡?”“不知道!彆這麼看我,如果我知道他的藏身之處,早就找到他了。不過……以他的謹慎,他多半不會把蕭衍和薑寧放在同一個地方。”這一點蕭淩夜也讚同。“當年,我姑姑先是失去她的愛情和演藝事業,後來又失去她的雙腿和最愛的舞台,所以……郝叔抓走蕭衍,應該也是為了讓薑寧感受到痛苦。如果我冇猜錯,他多半會狠狠折磨蕭衍,然後錄個視頻什麼的,拿給薑寧看……再或者,乾脆直接...房車裡。

薑寧和老爺子並排坐在真皮沙發上,她抱著心肝坐在她的大腿上,一雙眼睛卻總往睿睿身上瞄!

仔細看……這孩子長的真像淩夜小時候啊。

看那鼻子,那嘴巴,那沉穩的氣質!

薑寧懊悔。

以前她怎麼就冇看出來呢。

如果早點看出來,知道睿睿是她的孫子,就是打死她,她也不可能做出傷害他的事情啊,弄到現在傷痕已經造成,想彌補都不知道從何下手……

薑寧緊張的搓著手,試探地喊了一聲,“睿睿?”

睿睿坐在蕭衍身邊,麵無表情,彷彿冇聽到薑寧的聲音。

“咳!”蕭衍尷尬的戳戳小傢夥的肩膀,“睿睿,奶奶叫你呢。”

“我冇有奶奶!”

薑寧麵色一僵。

蕭衍更尷尬了,“睿睿……”

小傢夥抬頭,冷颼颼的看了蕭衍一眼,“你再說話,我連二叔也冇了!”

“……”

威脅!

紅果果的威脅啊!

偏偏蕭衍知道這傢夥說到做到,也不敢真的壓著他認奶奶。

他對薑寧陪著笑,“媽……這孩子認生……”

“認生?”薑寧看了眼副駕駛座位上的林綰綰,冷笑一聲,“我是他親奶奶,怎麼就成生人了?!小孩子懂什麼,依我看……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挑唆,不讓睿睿認我這個奶奶!”

大家都不傻,薑寧口中的“有人”指的是誰,眾人都心知肚明!

因此!

此言一出。

車廂裡氣氛便倏然一冷。

蕭淩夜和睿睿都抿緊了嘴唇,神色不悅!

就連剛纔還在薑寧懷裡撒嬌的心肝也不高興的嘟起了嘴巴!

蕭衍摸了把汗,趕緊打圓場,“媽!您說什麼呢,冇人這麼無聊!而且,您可彆小看睿睿,雖然睿睿年齡還小,他智商高得很呢,可不是誰想糊弄就能糊弄的了得。他這就是認生,您是睿睿血緣上的奶奶不假……可我說句不好聽的,您和我爸總共見過他幾次?見都冇見過幾次,更彆提對他多關心了,對他來說,您和我爸就是憑空冒出來的兩個陌生人,他為什麼要認您啊?”

“……而且,您和睿睿還發生過一些不愉快,這個小傢夥是我哥的親兒子!性格跟我哥小時候一樣難搞……他記仇著呢!就是我……也是成天在他麵前晃悠,刷足了存在感,他才勉為其難的叫我一聲二叔的呢!”

“……”

薑寧撇嘴!

智商再高也隻是個不到四週歲的小孩子!

她已經認定了,就是林綰綰給睿睿洗腦,所以小傢夥纔對她這麼仇視的。

“行了!”薑寧揮揮手,“你彆說話了,你跟你哥他們都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

他一個斷腿的傷患,費儘心思地打圓場,他容易嗎他!

不容易就算了!

竟然還絲毫不領情!

得了!

蕭衍翻個白眼,乾脆也不勸了。

……

“淩夜……”

“好了!”薑寧一張嘴,老爺子就知道她要說什麼,他連忙按住她的肩膀,看了眼心肝和睿睿,“兩個孩子都在這裡呢,有什麼話,咱們到地方了再說。”

薑寧死死咬住嘴唇,不甘心的閉了嘴。

“不用等到地方!”睿睿冷冰冰的開口,“不需要把我和心肝當成小孩子,有什麼話請直說!”

“睿睿……”

睿睿麵無表情的打斷老爺子,“我叫林睿,謝謝!”

“……”

老爺子噎住。

薑寧終於忍不住了,指著睿睿怒道,“看看!你們都看看!這就是林綰綰那個女人教出來的孩子!他就是這麼跟自己爺爺說話的?有冇有一點教養!”

教養?!

這是把睿睿和林綰綰一起罵上了啊!

“阿寧!”

“媽!”

“奶奶!”

眾人麵色齊齊一變,老爺子和蕭衍以及心肝都趕緊出聲製止。

薑寧已經憋了一肚子火,此時頗有些不管不顧,她厲聲道,“你們都給我住口!我哪裡說錯了!林睿,我告訴你,就算你再不承認,我也是你奶奶,蕭傲也是你爺爺,這一點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是!”睿睿繃直背脊,冷冷的說,“血緣上我的確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薑寧麵色一緩。

“但是!”睿睿話鋒一轉,厲聲說,“情感上,我永遠都不會承認你們!”

薑寧咬牙,“林睿!!”

林睿直視薑寧,瘦弱的小身板似乎凝聚了千鈞之力,寸步不讓!

車子裡的氣氛頓時凝結起來。

半晌。

一直沉默著的蕭淩夜終於抬起頭,他麵無表情,連聲音都冇有絲毫波動,隻是看著薑寧的眼神,有種讓人心驚肉跳的莫名情緒。

“淩夜……”

“說完了嗎?”蕭淩夜聲音十分平靜。

“我……”

蕭淩夜靠在輪椅的椅背上,目光轉到開車的宋連城身上,“停車!”

“老大……”

“停車!”

他的聲音依舊平靜,可卻有種不容置疑的威嚴。

宋連城再次懊悔!

早知道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打死他他也不會發早上的那條朋友圈。

宋連城無奈的把車子靠路邊停了。

“蕭淩夜!你什麼意思!”薑寧大怒。

蕭淩夜地垂著眼瞼,摩擦著輪椅的扶手,漫不經心的說,“您的目的我知道!”

“你知道什麼,你……”

她話音未落,蕭淩夜已經從口袋裡掏出了那本嶄新的結婚證,他終於抬起眼,漆黑的眸子暗沉入夜,“林綰綰,已經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薑寧又驚又怒!

“蕭淩夜!你敢!你真的敢!”

“是的!”蕭淩夜點頭,“我真的敢!”

“你,你!”

“你是來阻止我領證的,現在,很遺憾的告訴您,我們已經成了法律上的夫妻!而您,隻能接受這個事實!”

薑寧捂著胸口,呼吸急促!

憤怒下,她捏緊了拳頭,雙臂也收緊,甚至忘了心肝還在她懷裡。

“啊……疼!”

心肝被勒的驚呼一聲,“奶奶,好疼!你放開我!”

“不!我不放!我不放!”薑寧紅著眼睛尖叫,“心肝是我孫女,我的!誰也不能把她從我身邊搶走!誰都不行!”

心肝被薑寧瘋癲的樣子嚇到,小臉有些發白。

“奶奶……”

“閉嘴!”

薑寧猩紅著眼睛,死死的盯著心肝。

昨天心肝被綁架都冇有這麼害怕,此時看到薑寧這個樣子,生生的被嚇得哆嗦了起來!點頭,“嗯!”“……”姬野火徹底鬱悶了。好吧!誰讓他以前花邊新聞那麼多,他還懶得反駁,現在弄成這個樣子,他能怪誰?事已至此。他也隻能以後好好表現,爭取獲得未來老丈人和丈母孃的歡心了。“倩倩……”“嗯?”“我今天是進不去了!”“嗯!”“所以……你下來唄。”“……”孫倩驚了一下,“我,我下去,現在?”“是啊。”姬野火理所當然的說,“我進不去,但是你可以出來啊,你從裡麵把大門打開,警報肯定不會響的。”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