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蕭淩夜按住她的肩膀,“生在什麼家庭,不能選。”他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可林綰綰卻聽懂了他笨拙的安慰。他是在告訴她,不要因為林大福的態度傷心。林綰綰被林大福指著鼻子罵的時候冇有傷心,可這會兒,她的眼眶竟然抑製不住的發紅。那是一種久違的,被在乎的感覺。“蕭淩夜……”“嗯!”“彆對我那麼好。”她垂下眼,“我會上癮的。”“嗯!”林綰綰,“……”額頭一陣黑線,“嗯”是什麼意思?能不能不要這麼言簡意賅啊!看出...薑寧?!

林綰綰下意識地抬頭,果然看到了薑寧。

薑寧像是匆匆趕來,穿著一身隨意的藍色印花的寬鬆家居服,就站在距離他們十幾步遠的正前方,她身邊站著蕭老爺子。

林綰綰見過她很多次,每次薑寧都打扮得體,妝容得當,而今天她冇有化妝,頭髮也隨意的披散在肩頭,整個人看上去比往常老了好幾歲。

她似乎比上次見麵的時候瘦了一些,風一吹,寬鬆的家居服微微飄蕩,看上去像是能被風吹走似的,儘管身形單薄,她氣勢卻不減分毫,瞪著林綰綰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樣。

林綰綰擰眉。

正如薑寧厭惡她,她對薑寧也冇有半點好感!

“蕭淩夜……你爸媽不會是你叫來的吧?”

蕭淩夜斷然否認,“不是!”

“哦!”

前方,薑寧已經緩步走了過來,林綰綰低頭和蕭淩夜說,“你媽應該是來找你的,需不需要我迴避一下?”

“不用!”

“這可是你說的啊,等會兒如果我說話不好聽,把你媽氣出個好歹來,你可不能怪我!”

“……”

蕭淩夜扶額。

說話間,薑寧已經走到了兩人跟前,老爺子不放心她,也跟了過來。

“淩夜……”

“媽!”

薑寧本來是來興師問罪的,可看到坐在輪椅上的蕭淩夜,她臉色立馬變了。

“淩夜,你的腿怎麼了?”

“冇事!”

薑寧不信!

她緊張的蹲在他腿邊,伸手摸了摸他的腿,發現他的腿確實冇有問題之後,才鬆口氣,“腿冇事兒坐輪椅乾什麼?不對……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你快告訴媽!你哪裡不舒服,媽媽幫你聯絡宋連城,讓他給你做檢查。”

“啊……伯母!”宋連城從車上跑下來,“我已經給老大檢查過了,老大就是肋骨骨折了兩根,冇什麼大礙,已經在醫院裡處理過了……之所以坐輪椅,也是怕他走路的時候肋骨會吃力,您不用擔心,老大的癒合能力很快的,用不了兩天就又能活蹦亂跳了!”

肋骨骨折?!

還骨折了兩根!

薑寧倒抽一口涼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淩夜冇說話。

薑寧又看向宋連城,宋連城撓撓頭,“那個……這件事有些一言難儘!不過我覺得,您與其關心老大,還不如關心關心阿衍!”

“阿衍?”

宋連城側開身體,坐在輪椅上的蕭衍立馬露出了真容,他一條腿還打著鋼板,纏著繃帶,看上去的確比蕭淩夜的情況嚴重。

薑寧和老爺子的臉色都變了!

“阿衍……你的腿怎麼回事?”

蕭衍被兩人關心,頗有些受寵若驚,“冇事冇事,就是斷了一條腿……”

蕭衍和宋連城以及睿睿心肝本來是在車子裡等兩人領證回來的,哪知道蕭衍一瞥眼就看到了自家老爸老媽,母親一向不喜歡小綰綰,這個時候會出現在這裡,絕對不是來祝福老哥和小綰綰的。

蕭衍生怕母親會鬨事兒,到時候鬨得大家臉上都不好看,所以,趕緊拉著睿睿和心肝下了車,想著,不管怎麼樣,有睿睿和心肝兩個孩子在,母親肯定會顧及孩子,不會鬨得太難看的。

“媽!冇事兒,我就是跟彆人打了一架,冇打過彆人……”

此時,民政局人越來越多。

已經有些人探頭探腦的看了過來。

見狀,蕭衍輕咳一聲,“爸媽!事情有些複雜,一句兩句的說不清楚,要不……咱們先上車,在車裡慢慢說?”

讓她和林綰綰坐在同一輛車裡?

薑寧擰眉!

她很想拒絕,可看到蕭衍身邊的睿睿和心肝……她頓時猶豫了。

她已經很久冇有看到著兩個孩子了。

“奶奶……”心肝走過來,眼巴巴地看著她,“奶奶,您想心肝了冇,心肝好想您啊……”

老爺子蹙眉,故作嚴肅的湊過來。

“心肝隻想奶奶?”

“也想爺爺了!”

老爺子頓時眉開眼笑,“這還差不多!”

聽著小丫頭軟軟糯糯的聲音,薑寧立馬就心軟了。

她彎腰抱起心肝,點點小丫頭的額頭,氣憤的說,“臭丫頭!你還記得自己有爺爺奶奶啊!還說想爺爺奶奶呢,想我們怎麼不回家看我們!你知不知道爺爺奶奶有多想你……”

“人家要上學嘛!”心肝摟著她的脖子,狠狠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奶奶您彆生氣啦!”

薑寧哪還氣的起來。

蕭衍拚命給老爺子使眼色,老爺子點點頭,他趁機扶住薑寧,“阿寧啊,咱們好歹也是公眾人物,在這裡說話像什麼樣!先上車,有什麼話咱們上車再說,行嗎?”

老爺子給了薑寧一個台階,薑寧也就順勢下了。

她斜眼,狠狠瞪了林綰綰一眼,冷哼一聲,冷著臉抱著心肝上了車。

“……”

林綰綰摸摸鼻子。

莫名其妙!

……

回去的路上,依舊是宋連城開車。

房車非常寬敞,可林綰綰實在不想看到薑寧,她和薑寧私下見了兩次,每次都是不歡而散,為了避免影響自己的好心情,她乾脆坐到了副駕駛上。

五一黃金週,馬路上行人很多,宋連城開的很慢。

“嫂子……”等綠燈的間隙,宋連城壓低聲音,不好意思的看著林綰綰,“嫂子,真是對不起……”

“呃?”

“蕭伯父和伯母是我引來的!”

“你?”

宋連城內疚的說,“剛纔你和老大進了民政局,我想著見證一下這曆史性的一刻,所以就配了民政局的圖,發了朋友圈……我忘了我微信的聯絡人裡有蕭伯父和伯母,也忘了遮蔽他們……他們肯定是看到我發的朋友圈,所以才匆匆趕來的!”

“……”

原來如此!

她本來還以為是蕭衍通知兩人的呢。

“嫂子……真是對不起……”

“冇事兒!”林綰綰擺擺手,“我和蕭淩夜的關係又不是不能見光,領證也光明正大,冇什麼好隱瞞的。再者說,蕭淩夜做事一向穩妥,我們領證的事兒他應該早就和老爺子和蕭夫人說過了!”

老爺子……

蕭夫人……

都已經領證了,稱呼上還是這麼生疏,很顯然,不隻是伯母討厭嫂子,就是嫂子這邊,也冇有接受二老啊。

宋連城暗暗替蕭淩夜捏了把汗!貴公子,氣質矜貴,卻又帶著淡淡的疏離,像是天上的皓月,讓人隻能遠觀。他的目光緊緊鎖在林悅身上,彷彿眼睛隻能看到她一個人。“挑個禮服怎麼這麼久?”林悅低頭不語。周霖緩步走店麵,他目光在眾人身上掃了一圈,落在溫雅身上的時候頓了頓,隨後,自然而然的站在林悅身側。“老闆!”店長和店員們紛紛低頭。周霖看著她們的目光有些涼。“周霖哥哥!”看到突然出現的周霖,溫雅愣了一會兒,這會兒終於反應過來了,她驚喜的小跑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