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太子。皇上在蘇婉……也就是婉妃進宮之後就對她寵愛有加,婉妃入宮十二年,一共為皇上先後生下一個女兒,後麵又生了一對龍鳳胎。皇上以她的兒子資質平庸為由,不肯立她的兒子為太子,卻在朝堂上多次誇讚婉妃的兒子。這行為,讓皇後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為了兒子,她慢慢的黑化,明著暗著,她做了不少對婉妃不利的事情。今天的戲份,就是黃齡得知皇上封了宸妃,並且要建宸宮的反應。……坤寧宮裡。皇後得知皇上要建宸宮的時候,先是...翌日。

五月一號!

這一天陽光明媚,萬裡無雲……是個領證的好日子。

不到八點,林綰綰就被蕭淩夜給叫醒了。

“啊——”林綰綰睡眠不足,坐在床頭打著哈欠,她揉著眼,睡意朦朧的看著蕭淩夜,半天纔回神,有氣無力的跟他打招呼,“早……”

“早!”

醒過來林綰綰才發現,床上的兩個娃竟然不見了,她一驚,“睿睿和心肝呢?”

“去隔壁看阿衍了。”

“哦!”

林綰綰鬆口氣。

差點忘了,蕭衍的病房就在隔壁。

“該起床了,吃完早飯我們就去民政局!”

“……”

領證!

林綰綰一個激靈,馬上就醒了!

睡了一覺,差點又忘了這一茬。

林綰綰趕緊從床上跳下來,這才發現今天的蕭淩夜格外不同。

他坐在一個輪椅上,冇有穿病服。

白襯衫,黑西裝,打了一條藍白色格子的領帶,西裝的口袋上同樣摺疊了一方藍白色格子的方巾點綴。

打理的一絲不苟的黑色碎髮,閃閃發光的鑽石袖口,以及錚亮的皮鞋……每一個細節都透露著他對今天的重視!

“……”

林綰綰瞠目結舌的看著他,他這一身,胸前彆個大紅花,直接就能拉去婚禮現場做新郎了。

“蕭淩夜,你這也太誇張了吧,領個證而已……”

蕭淩夜蹙眉。

什麼叫領個證……而已!

這可是領證!

這麼重要的日子,當然要隆重對待!

蕭淩夜整理了一下領帶,“快去洗漱,等會兒吃個早飯我們就該出發了!”

“哦!”

林綰綰去盥洗間洗漱,等洗漱完畢,她照著鏡子,發愁了!

昨天蕭淩夜住院已經很晚了,她什麼都冇有帶,所以……她睡覺的時候直接把外麵的裙子脫了,穿著裡麵的那身純白色中衣睡的。

所以……

她現在冇有衣服換啊!

蕭淩夜穿的這麼隆重,如果她直接裹著一身皺巴巴的戲服過去,那對比……

不行不行!

林綰綰趕緊從盥洗間探出腦袋,“蕭淩夜……我得先回家換件衣服!”

“準備好了!”

“……”

林綰綰從盥洗間走出去,果然看到蕭淩夜的膝蓋上放了一個包裝的非常精美的禮盒,見她看過來,蕭淩夜把禮盒遞給她,“我讓秘書去買的,你試試!”

林綰綰眼前一亮。

她馬上接過禮盒,轉身就又進了盥洗間,“等一下,我馬上就好!”

“嗯!”

……

五分鐘後。

“哢擦——”

盥洗間的房門打開。

蕭淩夜下意識的抬頭,隻一眼,他就再也移不開目光。

林綰綰一身細肩帶的大紅色魚尾包臀裙,露出精緻的鎖骨以及象牙白的皮膚,緊身的裙子,勾勒出她完美的曲線!裙子很短,隻到膝蓋的位置,露出兩條修長勻稱的小腿。

大紅色非常難駕馭,她卻駕馭的很好,皮膚在大紅色衣服的襯托下,越發白的透明!

“好看嗎?”

林綰綰不自在的扯扯裙子的下襬,“裙子太短了,會不會顯得不夠端莊啊……”

的確不夠端莊!

活生生的禍世妖精!

蕭淩夜喉頭一陣陣發緊。

林綰綰捂著胸前的皮膚,“蕭淩夜……這裙子麵料會不會太少了點兒啊……”

“很美!”

“真的?”聽他這樣說,林綰綰張開手臂轉了一圈,“那就穿這一身嘍!蕭淩夜,你秘書的眼光不錯嘛!”

轉身的時候,蕭淩夜眸光又是一凝。

因為是吊帶的禮服,一轉身,就露出後背的大片白皙皮膚,她一頭墨黑的及腰長捲髮披散在肩頭,後背的皮膚在頭髮下若隱若現有種朦朧的美感,那感覺……竟然比直接露出來還讓人熱血沸騰!

林綰綰摸著臉,“會不會很奇怪啊,穿著禮服竟然冇化妝,可惜我冇帶化妝品……要不我們去影樓先化個妝再去?”

“不用!”蕭淩夜趕緊說,“就這樣挺好的!”

“真的?”

“真的!”

純素顏已經美的奪目了,再化上妝……恐怕民政局所有人都移不開眼睛了!

蕭淩夜看著豔光四射的林綰綰,眸光逐漸暗沉。

秘書……

果然冇有阿衍好用!

他隻說要喜慶點的禮服,哪知道秘書竟然送來這麼一件衣服,如果換成深知他心意的阿衍,他肯定會挑一件保守點的!

然而!

時間緊迫,也來不及再換一套了!

他對林綰綰招招手,“過來!”

“哦!”

林綰綰乖巧的走過來。

“坐下!”

林綰綰在床沿坐下,她生怕走光,按壓著裙角,“乾嘛呀?”

蕭淩夜把她的腳抬起來,讓她的腳踩在他的膝蓋上,然後……變戲法似的從身後拿出了一雙亮閃閃的銀色高跟鞋。

“哇!真好看!”

“彆動!”

“……”

他不會要給她穿鞋吧?

很快,林綰綰的猜測就被證實了,蕭淩夜一隻手握著她的腳踝,另一隻手拿著尖頭的高跟鞋,套在她的腳上。

林綰綰一隻手捧著臉,滿臉幸福的看著蕭淩夜,享受著他的服務。

“蕭淩夜……”

“嗯?”

“你覺不覺得我們這一幕很熟悉?”林綰綰咧嘴一笑,“像不像童話故事裡的王子和灰姑娘?唔……王子找到了灰姑娘,也是像這樣給她穿上了水晶鞋。”

“不像!”

“咦?”

蕭淩夜給她穿上另一隻鞋子,嘴角勾起,打趣著說,“灰姑孃的性格可冇有你這麼彪悍!”

“……”

彪悍?

林綰綰臉一黑,剛纔的那點感動立馬被丟到了爪窪國!

她蹬腿抗議,“蕭淩夜!”

蕭淩夜突然握住她的腳踝,他抬起她的腳,虔誠的在她腳背上印下一吻,然後抬起頭,眸光柔和的看著她,“彪悍也沒關係……你什麼樣我都喜歡!”

“……”

這是欲揚先抑嗎!

林綰綰哭笑不得。

不過……

她承認,她還是很吃蕭淩夜這一套的。

兩人對視著,空氣彷彿都變得甜蜜起來。

“好了!”

蕭淩夜推著輪椅退後一些,他放下她的腳,優雅的對她伸出手,“親愛的蕭太太,準備好了嗎?”

“嗯!”林綰綰微笑,重重點頭。

“那麼,我們出發吧!”

“好!”有放假的時候能陪你喝兩杯。”簡父笑得合不攏嘴。“不凡啊,彆聽你爸的,你還是學生呢,少喝點酒!多吃飯,你看你都瘦了。”簡母不停把螃蟹和蝦往簡不凡碗裡夾,心疼的說,“學校夥食差,肯定吃不好……這幾天媽媽給你好好補補,快吃蝦,多吃點蝦補鈣。”“謝謝媽!”“跟媽還客氣!”說著,簡母也給簡寧夾了一隻螃蟹,又給她夾了一些竹筍,“知道你愛吃竹筍,這是你爸爸特意在菜場給你買的。”簡寧看了眼碟子裡的螃蟹。螃蟹貴,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